搏击

妖精的魔匣第一百零四章身世

2020-01-26 01:2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精的魔匣 第一百零四章 身世

埃蒙德的住处,是整个府邸最不起眼的一个独栋建筑,外壁是浮雕的白色火山石,咋一眼看上去,像是一座祈祷室。背靠着围墙,窗户狭小,像是个小型的碉堡。

房间里一片安静,阳光穿过书桌,在另一面的墙壁上映出了辅政大臣瘦长的身影。

年过四旬,却看不出一丝衰老的埃蒙德肩上披着一件皮裘,正伏在桌面上凝视一张油画,画中是上一代女神的肖像画。

艺术家用妙笔勾勒出清晨明媚的阳光,威严华美的女神手里提着一张金线描边面具,身姿慵懒的坐在水晶王座上。背后笔直高耸的晶壁反射出灿烂光芒,呼应着王冠的光彩,越发将她衬托的神圣不可侵犯。

他和另外三人分别侍立在扶手的左右两侧,那时候埃蒙德低着头,耷拉肩膀站在最左侧,苍白的脸上写满了谨慎卑微。

“……”

辅政大臣出神的凝视着油画,似乎融入了画面当时的回忆,眼睛深处倒映着女神的绝美容貌,渐渐涌出了复杂的情绪——眷恋、痴迷、以及一丝浓郁到化不开的怨恨。

如果有熟识苏菲亚的人在场,就会发现画中女神的那张脸,竟与她有五六分相似,只不过相比起女武神的青涩,上一代的女王要成熟丰润了许多。

许久之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快的回忆,埃蒙德放下油画,长长叹息了一声,轻轻揉着眉心,神色沉重。随后,他打开抽屉,在油画上裹了几层纱布,收入木匣,压在了抽屉的最底层。

“嗯!?”

辅政大臣忽然不自觉的一阵颤栗,心里凉飕飕的,像是有什么重物压在胸口上,一时间几乎无法呼吸。

随着这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埃蒙德发现空间内的一切都变了,周围蒙上了一层飘散不去的阴森寂静之气。名贵家具、波利斯地毡、壁炉,墙上名画、震旦花瓶乃至于高挂在墙上的自画像,都仿佛蒙封了一层很厚的尘,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他迅速走到窗边,拉起了木质百叶窗,往外眺望。

埃蒙德的房间面对整个府邸,视野宽阔,大小事物一览无遗。此刻翻飞的落叶中,护卫队正在有条不紊的巡防,驯养的魔怪躺在门边晒太阳,隐藏园林深处的法术陷阱运行正常,到处充满了安静祥和的味道。

等辅政大臣仔细的检查一周,没有发现异常,当他重新合上百叶窗,回到书桌时,那种诡谲感已经消失不见。

埃蒙德怀疑是自己过于谨慎,导致压力过大,从而产生了错觉,所以决定服用一点药物压压惊。

他从酒柜里取出一瓶冬麦纯酒,倒满一杯,接着打开医药箱,用镊子夹起一粒“冰片”,将其丢在酒水中。香醇的酒液浸泡着晶莹的冰片,对着阳光,冰片沉沉浮浮,很快消失不见。

“咕咕……”

埃蒙德蹙起眉毛,仰脖一口吞下酒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晃悠悠的坐了下去,然后舒适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他渐渐沉浸在药力的舒缓中时,墙壁上被钉死的一页日历无风而起,落在地上。

这微不可查的动静,却使得辅政大臣猛地睁开眼睛,纸张落地的声音,在他听来无异于雷霆炸响——因为这是最后一道警戒线,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已经有人入侵了这座建筑。

埃蒙德仿佛触电一样从座椅弹起,也是同一瞬间,巨大轰鸣声震动了整个房间,结界破碎的脆响由远及近,巨量的电火花在房间里狂舞飞旋。墙壁上强光频闪,等光芒稳定下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已经到处都布满了密织的裂纹。

整栋建筑都像是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酒水四溅,百叶窗破裂,木料的碎片四处弥漫,窗口一层坚实的单向结界也在瞬间分崩离析。

“акрытые!”

辅政大臣吟唱了一段黑魔法咒文,同时狼狈不堪的一头钻进了壁炉里,在细微的齿轮声中,整座房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连接着壁炉的墙壁顺着滑轨挪开,露出中心内凹的魔法阵,精密的纹路上偶尔闪过白炽色的电火花。埃蒙德站在立魔法阵凹陷的空槽中,伴随着电浆炸裂的闷响,虚空中生成了一座橘黄色的蛋壳形护罩,包裹了他的身体。

轰——!

几乎就在下一刻,整栋建筑在一股毁灭性的力量下轰然坍塌,碎裂的残骸没有下坠,反而被一股强风抛开。随着灰蒙蒙的碎石沙粒震动着朝四周散开,埃蒙德就像是一个被剥去尖刺的刺猬一样,孤零零的站在防护罩里。

更大的震动是在辅政大臣的心里,房间里碎屑翻腾,火花闪灭,一个高大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魔法阵前,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如刀一般锋利。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雷欧吧,竟然能找到这里……”

埃蒙德注视着对方的身影,接着目光一偏,从他身后看到神色惨白的苏菲亚:“原来如此,你事先抓住了苏菲亚……这就没办法了。”

“你以为,这一层结界能挡住我?”

亚雷平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层结界,就像注视着一张薄纸。

“不不不,当然挡不住。”

辅政大臣从容的笑了笑,细长的眼瞳眯成了两个弯月,摊开双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有人能在短时间级击破外部的结界,那么再加一层也没有意义,所以这一层结界并没有什么防御力。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脆弱,但它连通了一座隐秘的魔石仓库,如果这层结界受损,那么半个城市都会爆炸的冲击波吞噬。”

“可那样你也会死。”

黑发骑士眼神沉静,没有被对方的言辞影响判断。

“是啊……”

埃蒙德叹息了一声,仰首望着天空,唇角浮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自从你出现在这里的那一瞬开始,我就已经出局了。”

“……”

亚雷看着他,觉得这个人和自己的印象略有差池,从这份面对失败的坦然来看,他确实具备几分枭雄气质。如果不是他挡在希路达身前,和自己的目标相冲,倒是值得深交一番。

“做个交易吧。”

辅政大臣从衣袖里抽出一把匕首,锋刃晃动着刺眼的阳光,抵在自己的脖子前,目光凌厉的看着他:

“放过苏菲亚,我就把命交给你。”

“为什么这么在乎她,这个女人刚刚可是背叛了你。”黑发骑士有些惊讶的问道。

“谁让我是一个父亲呢。”

埃蒙德目光投向女武神,就像一个普通的父亲,望着不听话的女儿,那双毒蛇般细长的眼睛中,流溢出了压抑多年的慈爱:

“我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帮我的女儿,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你在说什么?”

黑发骑士瞬时眯起眼眸,从对方的话中,他捕捉到了某些令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想知道么?让她离开,我就将这一切秘密,包括这条命交给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

“证据。”

辅政大臣指着不远处半掩在碎石中的书桌,抬高声音说道:“那个书桌里有一些东西,可以证明我刚刚说的话,你自行辨认吧。”

“……”

苏菲亚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魔法阵中的身影,始终也不敢相信,那个从小严苛训练自己近乎到虐待程度的父亲,会露出这样的面目

“……”

亚雷沉默不语,伸手对准了书桌的方向,五指虚抓,凌空一摄。

嗖——!

书桌瞬间一阵抖动,随即破土而出,在半空中裂解风化。内部零零散散的东西掉落一地,除了一堆文件之外,就只剩下了几个扁形的木匣。

“打开匣子。”

埃蒙德注视着木匣,身体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接着被他迅速掩饰了下去。

“如果你敢耍小把戏,那么交易直接作废。”

黑发骑士事先提醒了他一句,然后隔着几十码的距离,震碎了那些木匣,露出里面的十几张油画。

这些画几乎都是埃蒙德等人和上代女王的‘合影’,有坐着的,有躺着的,还有一些更为香艳的画面。看到那位女王的瞬间,结合辅政大臣之前说的话,亚雷很快就明白了苏菲亚的身份。

“你明白了吧。”

埃蒙德留恋的看着那些画,脸上浮出一丝眷恋,接着这份情愫迅速冰消瓦解,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狰狞:

“苏菲亚本该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但是由于我的存在……就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只能失去一切。而希路达那个小女孩,却因为是女王未经交合,自行受孕诞下的后代,成为了正统继承人!”

“……”

亚雷默默的倾听着,此时此刻,他似乎理解了对方的所作所为。

“我为了她付出了包括尊严在内的一切,但是她连一个名分都不愿意给我的女儿,这让我怎能甘心!?”

辅助大臣脸上青筋暴绽,苍白削瘦的脸上充斥着回光返照的酡红,像是一头垂死的雄狮般,愤怒的咆哮着:

“所以我下定决心,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从那个小女孩手里夺回我女儿的王位!我有什么错!?我不服!我不服!”

“一切都结束了。”黑发骑士打断了他的发言。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

埃蒙德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露出了颓然之色,惨笑着望向他,整个人仿佛瞬间衰老了数十年:

“希路达真是个好运的女孩,出生就占尽先机,哪怕是做错了无数事,也可以轻易得到原谅。而在她地位不保,统治摇摇欲坠的时候,却出现了你这样的人力挽狂澜。或许这就是命吧……我整个后半生都在和命运抗争,从未屈服,现在却也不能不认命了。”

“那么交易成立了。”

亚雷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心里有怜悯,却无法成为他做出理智判断的阻碍,瞥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女武神:

“你走吧。”

“……”

苏菲亚怔怔的抬起头,看着站在魔法阵中的父亲,思绪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和他相处的每一秒钟。那些本该痛苦不堪的回忆,此刻却充满了甜蜜,等她回过神来,心里却是刀绞般的剧痛。

“苏菲亚,快走吧!”埃蒙德忍不住的开始催促,握住匕首的手,因为焦急而不断颤抖着。

“感谢您为我做的一切。”

女武神噙住泪水,不敢看身边那个人的表情,低着头转身跑开,速度一快再快,很快化为一道虚影没入混乱的废墟。

“她走了。”

亚雷等苏菲亚远离了这里,暗示对方开始履行承诺。

“你不会追杀的她对么……”

辅政大臣目睹着女儿从视野中彻底消失,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将匕首的刃尖刺在咽喉上,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知道苏菲亚的身份后,她对你而言有利用价值。我在维堡有一座别墅,门厅正面的承重墙里,存放了关于她身世的所有证据。”

“苏菲亚对我而言没有利用价值,但是我不会追杀她,除非她找上门寻死,这是承诺。”黑发骑士轻轻摇了摇头。

说话的同时,他看到远处守卫冲了过来,抬手掀起一阵飓风,顿时又将这帮人卷了出去。

“记住你说的话!”

埃蒙德深深的看着他,忽然仰天长笑,似发泄又似嘲弄,突然用力握紧匕首,狠狠往咽喉里一送。随着飞溅的血液,这个男人的身体也倒了下去。

随着辅政大臣的死,与他捆绑的魔法阵也失去了效用,光芒渐渐黯淡。

“……”

亚雷走到埃蒙德的尸身前,确定此人已死,伸手想要摘他的首级。想了想却没有这么做,掌心射出一道火焰,将其焚烧成了灰烬。

“被她们找到,难免侮辱你的尸身,就送你最后一程吧……谁让我也有个女儿呢。”

黑发骑士怀着一种莫名的心情,挥手下拍,在地上震出一个深坑,将辅政大臣的骨灰推了进去。

嗖——!

狂风卷起泥土,填平了深坑之后,亚雷便转身消失不见。

山东省交通医院怎么样
铁岭市中医院
甘肃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温州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河北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