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保护利用村落古民居的新思考

2019-12-05 06:3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保护利用村落古民居的新思考

尽管人们对古村的保护还不能以人文历史传承的眼光达成共同的行动,但是很多地方已经从开发古村的经济效益中获得了保护古村的理由,这无疑为古村保护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最近几年,我在古村调查中发现,一些古民居建筑分散在空心的村庄里,由于久无人居,年久失修,行将倒塌,有的村庄宅基地稀缺,旧的民居建筑一拆了之。如何保护和利用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严峻课题。结合实际,我认为保护古民居应该开拓思路,创新思维。

从保护祠堂开始保护古民居

传统村庄构筑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空间,其村庄范式有着极强的实用价值。传统村庄范式无疑是一种经济实用的人居形态,它为解决人居用地和生产用地提供了范例。传统村庄范式把审美需要与培养村庄内力完美结合,其显着特点是传统元素通过村落布局和房屋建筑装潢有机结合,村落与房屋,街市与祠堂,通过审美把地缘认同传递给村庄的人们,形成村庄内力的源泉。传统村庄范式的作用无与伦比,在传统村庄元素中,祠堂无疑是最具重量的元素,这也是村落中祠堂得以保留的重要原因。祠堂是什么?祠堂是村庄祖先灵魂的居所,它是宗族心灵的外化。一个宗族重要的内心生活会集中地反映在宗祠建筑和装潢中,不仅包括对祖先灵魂的敬畏之情,对生活理想的祈愿之意,对人生境界的追求之志,还包括人们面对各种自然之谜、人生之谜时的复杂微妙心理。从这个意义上讲,保护祠堂不失为实现农村社会有效管理的便捷路径。基于这种认识,我以为保护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必须从保护祠堂开始。

发挥号牌的文化功效

古村消亡是漫长历史演进的结果,近30年来村庄无序扩张加速了古村消亡。关于这一点,我在农村看到的大量古民居建筑足以说明问题。例如江西万安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记的335处文物点中有200多处是古民居建筑,普查结束到今天为止就已消失近20处。如果我们现在还不能对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予以切实的关注,可以肯定,时空的演变将会使这些珍贵的古民居建筑濒临灭绝。如果这些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一旦灭绝,那么传统村庄形态就意味着在这一区域彻底消亡。村庄断裂的历史再无可能连接,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

传统村庄注重人文精神铸造,其建筑风格和村庄范式有着深远的文化保留价值。传统村庄建筑打着不同时期建筑的深刻烙印,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给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挂上不同时期的建筑号牌,把不同时期的建筑背景以及建筑特征、特点、功用,通过一张小小的牌子简单记录,贴在对应的建筑物上,很容易让村庄的人们产生亲切感和认同感,也有利于村庄内力的生成。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在村庄社会管理层面,传统村庄的形态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常被人们忽视。号牌非同寻常的文化功效,不仅在于它能够烘托出村庄文化的氛围,让生活在村庄的人们感受文化的荣耀和浸润,从而对不同时期建筑起到应有的保护,避免因村庄建设争地带来的大肆拆毁。号牌在古民居建筑保护中极有可为,一般而言,一个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多寡决定了这个村庄的历史文化深浅,一个古民居建筑丰富的村落,人口相对要多,血缘分支相对清晰,人地矛盾相对突出,村庄建筑相对复杂,风格特征相对多元,在这样的村落给村庄建筑挂上号牌,无异建成了一个村庄博物馆,有利于村庄后辈实现村庄历史的有效传承。

对地方风格浓厚的古民居实行个别保护

当今中国,城市化运动使村庄人口不断减少,新农村运动使村庄古老建筑不断废弃,两种力量博弈的结果,必然使分散在村落中的古民居建筑保护陷入两难。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深入,以及农村宅基地供应的不足,这些建筑都有可能被损毁灭绝,必须进行抢救性移动保护。个性鲜明历史感强的建筑,是因为种种原因侥幸留下的孤独的历史见证,我主张列入文物保护部门调查范围,专项资金立项,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就近搬入人口密集村落建设保护。

利用古民居建筑建设生态养老村

养老是中国的难题。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靠国家养老体系显然是不足的。既然城市养老资源稀缺,我们就可以依靠农村丰富的闲置资源,拓宽养老渠道和方式。我认为可以把新农村建设、农业发展和养老村建设结合起来,建设大批的生态养老村,让城市的很多人生活在美丽的幸福的生态养老村。对于城市的人们来说,村庄空气好,农产品安全,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如果交通方便,花低成本就得到了高福祉,不仅适应了不同的消费者需求,而且有助于现代的人们链接传统。因此一些具有分散古民居建筑的空心村落不能一拆了之,可以引入养老的功能,加强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对村落进行改造。在这个方面,有些地方开始了探索,也取得了好的效果。

(2014年7月18日3版)

经典语录
处女座
建材选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