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村民婚禮上燃放禮花彈被炸身亡組圖

2019-11-08 21:3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村民婚礼上燃放礼花弹被炸身亡(组图)

礼花弹有拳头大小 一家人满面愁容

燕赵都市报 李保健/文 田明/图

2009年12月4日傍晚,长安区南高营村的韩占江为给表弟婚礼助兴,燃放礼花弹时不幸被炸身亡,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与瘫痪在床的老母亲韩占江的亲友认为礼花弹有质量问题,然而因为种种分歧,直到现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

■事件:村民燃放礼花弹殒命

1月26日上午,来到南高营时,韩占江的老母亲躺在床上,爱人高女士抱着10月大的幼女坐在沙发上,娘俩都是满脸愁容说起韩占江,高女士的泪水夺眶而出高女士告诉,2009年12月5日是占江表弟结婚的日子,受表弟家所托,占江从正定买来两箱礼花弹12月4日晚上,为了给亲友们助兴,占江和另外两位朋友燃放了几个礼花弹突然间一声巨响,占江所在处出现一团刺眼的闪光,观看的人群眼睛都花了一下,等再回过神来一看,占江倒在地上,脸部血肉模糊大家迅速找来车辆,拉着占江就往医院跑,还没到医院,人已经没了呼吸

南高营的村民们告诉,每逢村中有个喜事,免不了燃放礼花弹,33岁的占江为人豪爽,多年来经常负责燃放礼花弹,从没有出过差错村民说,燃放礼花弹需要一个发射筒,12月4日晚上事发后,发射筒完好无损,也没有倒伏,因此大家怀疑礼花弹存在质量问题,所以才会在没有升空的情况下发生爆炸

■质疑:包装上有改动痕迹

亲友们告诉,12月5日,家人报了警,派出所来调查之后,将剩余的礼花弹大部分拿走,也做了死亡证明作为证据,家中还放着几颗礼花弹看到,这些礼花弹大如拳头,上面除了贴有燃放说明外,还有一个小标签,标签上有“烟花爆竹专营公司经销”、“正2008定”、“石家庄市烟管办监制”等字样

高女士从屋里拿出两个当初盛放礼花弹的包装箱,箱子上有“汝阳县吉祥烟花爆竹厂”等字样其中一个箱子上注明箱内为吉祥四寸礼花弹,另一个箱子上是三寸礼花弹,但是“三”字被人用笔后来改成了“四”亲友们说,这个礼花弹尺寸买来时就有改动痕迹,但是大家并没注意,事发后才看到这个细节,越发怀疑礼花弹的质量存在问题

■家属:事后补开发票

帮着处理善后事宜的任先生告诉,当初韩占江在购买这批礼花弹时没有索要发票,事发后他们找到了经销这批礼花弹的正定县土产公司土产门市部,门市部的负责人刘夫华给补开了发票刘夫华对韩占江从该店购买礼花弹并无异议,也愿意赔偿,但表示自己经济有限,只能拿出10万元

任先生称他们曾经咨询过律师,像这种情况赔偿数额远远不止此数,因此并没有答应刘夫华根据刘夫华说的进货渠道,他们也找了正定县土产公司与正定县烟花爆竹有限公司,但是都没有得到答复,事情因此耽搁了下来

■经销商:建议法律途径解决

随后,与刘夫华取得了联系刘夫华告诉,他是土产公司的下岗职工,门市部与土产公司没有关系,完全是自己经营据刘夫华说,他那段时间卖出的礼花弹都没有开发票,也不知道韩占江是否从他的店铺购买了这批货之所以给其补票,是因第二天有人过来谎称怀疑韩占江在购买礼花弹中克扣钱款,索要发票,他这才给补开了票据开票之后,过来一拨人说从他这儿购买的礼花弹炸死人了

刘夫华说,他都是从正规渠道进货,而且票据是后来补开的,并不能证明就是他的货,而且既然有人员死亡,就应该拿司法鉴定出来,但是韩占江的亲属拿不出鉴定来“如果让我赔偿,我不认同”刘夫华说,事后双方曾经都找了中间人,考虑到对方家庭困难,他愿意拿出1万多元同情钱,但是对方不接受他建议对方走法律途径,对方也以家庭困难拿不出起诉钱为由拒绝,后来他提出愿意给家属提供起诉的费用,也没有被接受“既然出了事儿,就应该走法律途径,如果法院认定是我的,我不会推辞”

而韩占江的亲友称,刘夫华不会平白无故就给别人开售货发票,他如此说就是在推脱亲友们说:“人不能白死,总得有个说法”

■提醒:谨慎燃放烟花爆竹

南高营村的村民们告诉,现在村中已经无人燃放礼花弹春节临近,村民们提醒大家,燃放烟花爆竹一定注意安全,以免酿出事故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