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云端落雁

2019-09-15 12:0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木落雁在雁南山捡到楚云端时,武林大会不过刚刚落幕三日。抱着九弦凤凰琴的木落雁好整以暇地望着崖边的楚云端,衣摆凤鸢摇曳的极其好看。
楚云端受了重伤,单眯的桃花眼,仍是看得清那宛如天上朝霞的衣裙:“雁儿不救我吗?”
木落雁哧哧地笑:“不救。”
楚云端只是叨了声:“狠心的雁儿。”便沉沉睡下。
木落雁依旧笑面如靥,放好琴,端座,便悠闲地弹起琴。琴声“铮铮”宛如春江流水,温柔而富有力量。悦耳的琴声化做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弥漫在空气中。
直至玉兔初升,地上的人儿才悠悠转醒。醒了之后的楚云端一边抹着独家的金创药,一边端详木落雁的美丽脸蛋,他咧嘴一笑:“雁儿还是舍不得我死。”
木落雁轻哼一声,小下巴扬得老高:“嘁,谁救你了,那是本 心情好想弹琴了。”
暗运功一圈,恢复的完好如初。楚云端不禁赞扬道:“雁儿的《念心决》弹得可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那是当然,你以为本 的乐仙名号可是浪得虚名么?”木落雁高傲的下巴仍是未低下。
楚云端微微一笑,不多加反驳,径自向桃花尽掩的洞内走去。木落雁也不闹他,素手一遍遍在弦上掠过,谱出一曲曲这天下最美的乐曲。

任谁都知道,到处惹事生非的楚云端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全靠拥有一身乐医之术的木落雁。
可木落雁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无知小儿,她的《念心决》弹得出神入化,《殇命决》弹得同样不差,只不过前者医人后者杀人罢了。
楚云端有次回雁南山时,身上沾了绿娇的胭脂味,木落雁一气之下弹了三天三夜的《殇命决》,也不管他身上是否有伤。这让楚云端一下子在雁南山躺了整整一年。
不过楚云端心里可是明白,木落雁可是留了情的,否则他岂会只是仅仅躺一年,若是不念情,他怕早是没了这条命。
这次下山,楚云端出乎反常地带了木落雁。木落雁嘴上有多么不乐意,心里就有多么开心,只是向来骄傲的她怎么可能承认?
楚云端也不去揭破,任她得意。
楚云端凡事爱插一脚,除了给自己赚了莫大的名气外,也同时赚得了不少敌人,所以当木落雁这个小妮子被绑,他一点也不惊讶。
只是当得知木落雁身处一家名叫“温柔乡”的勾槛院时,他便在无法笑得那般轻松自在。

木落雁坐在二楼过堂的围栏上,朝霞般的霓虹彩服齐齐垂下,明亮的耀眼。纤指玩弄着垂在肩头的三千青丝,将一小络头发发丝翻成半扇形,悠闲自得地看着负伤累累的楚云端和众人决斗。
她的不谙世事与娇丽容颜自是引得一干人垂涎,惹得楚云端闷气横生,打红了眼。
以多对少的人马战术看得木落雁有些乏倦,优雅地打个哈欠,头一歪,靠着柱子便睡了。九弦凤凰琴安静地倒在她腿侧。
一觉醒来,楚云端果然不负众望地放倒一干人马,半靠着八仙桌,气喘吁吁。木落雁从二楼安然飘落,咯咯娇笑不已,她道:“听曲子么?”
楚云端皓齿一闪,便眯着静听。
木落雁调好音,拨动琴弦,是一首很温暖的《七兮》,恍若处身白云间,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在体内游荡。
曲尾一收,木落雁便抱琴离去,弃某人不顾。
楚云端眼中的惊讶在看到遍地的伤患之时,一扫而光。
晤……的确……那妮子可没那好心肠去救一群不相干的人,动一动,“嘶——”剧烈的疼痛蹭蹭往他大脑神经传。
望着遥遥而去的俏丽背影,楚云端在一次叨叨:“狠心的雁儿……”
楚云端在床上躺了七天,醒来时自家小妹正趴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雁儿呢?”
“在院子打秋千。”小妹笑得极为狡黠。
今日木落雁换下了那一身朝霞般的华服,换上了素净的白衣,显得格外清尘脱俗。头发也没有束起来,只是编了两只麻花辫,乌黑如漆,温顺地垂在两肩。白净的小脚蹬着绣鞋,随着秋千在风中荡漾。
楚云端一时间看迷了眼。木落雁自秋千上轻轻跃下,落到他面前,张了张口,刚出了个“楚”字,便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飞身离去。
楚云端一头雾水,好端端地这是怎么了?微侧头,便看一泛着银光的剑身上,映出的清晰吻痕。
眉头一蹙,想起了在床头笑得狡猾的小妹。
木落雁进房取了琴,堂而皇之地从楚云端面前离去。木落雁不懂武,轻功却极好,好的让有武林第一高手之称的楚云端也望之莫及。
楚云端赶到雁南山脚下时,木落雁早已进山三日有余。一干高手将楚云端团团围住,只因“名不见经传”的楚云端,轻而易举地胜过众人后,将武林盟主的宝座弃之如履,踏践了一干幼小的心灵,及其所谓的自尊心。
这一次,楚云端惨败于雁南山脚下,惊悚的鲜血染红了溪涧河。木落雁在山顶冷眼观看了一夜,最终还是取了琴,弹了整整八十一个时辰的《念心决》。
最终,楚云端这次还是没能和阎王老儿喝上茶。
楚云端足足爬了四天,才爬到山顶。这次可真用爬的,陡崖峭壁,将他的衣服划得破烂不堪。
雁南山顶的木落雁仍是那日的邻家小女孩的打扮,胸前的发络随着呼吸的起伏而晃动。楚云端还是那副少年不变的笑颜,死皮赖脸地笑道:“雁儿还是出手救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木落雁瞪他,噘唇道:“谁舍不得你了,你的血太碍眼了,弄脏了我的雁南山,不然我才不救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楚云端眯了眯眼,侧头便睡,颈侧上未消失殆尽的吻痕暴露在阳光底下,极其醒目,刺眼。它清晰地落在木落雁的眼中。
再次醒来时,木落雁已换回那身朝霞般的彩服,抱着凤凰琴整日在山里游荡,敛眉收目,不言不语,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玉瓷娃娃。
一年以后,楚云端伤势痊愈。下山时,木落雁终于和他说了一年以来的第一句话。她红着兔子眼说:“楚云端,我讨厌你!”
楚云端看她的眼有些复杂,终是一句话未留,负气离去!
身边少了木落雁的楚云端,却并没有如人们想象的那样早早丧命,命归西天,反而自那以后再也不曾受伤。
木落雁日日抱着凤凰琴,站在雁南山顶,透过缭绕的云雾,看着不知名的远方,日复一日,颇有化作望夫石的潜质。
雁南山顶,雁去秋来,千万绿意,化作落叶枯黄。楚云端再次回到雁南山,两颊绯红的木落雁开心一笑,便直直倒下。
几年也难得生病一次的木落雁终于生病了。
俗话说:医者难自医。
所以,纵使有天大本事的木落雁也只有认命地喝下那一碗碗黑呼呼的汁水,心里将楚云端咒个十万八千遍!
但不可否认,她是开心的。
因为……
偷偷瞥了眼洞外的身影,木落雁忽然觉得这药也甜了不少。
或许,两个人以后的生活都会这么吵吵闹闹。两个人都是那么骄傲的人,或许很难开口表白。
可是他们一定会在一起。
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因为他们都明白,云端落雁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共 24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优美的武侠言情小说。楚云端和木落雁相互倾慕,但因为两人都是高傲、自负的性格,让他们都没有开口表白。结果,楚云端一味地故意受伤让木落雁医治;木落雁一味地硬着嘴打击楚云端。不过,落木雁的生病将会成为两个人爱情的转折点和新起点,因为他们是“云端落雁”。问好作者,感谢来稿。【编辑:水中石】
1 楼 文友: 2012-09-28 14:52:00 武者的爱情同样缠绵。敬请作者在投稿前能仔细检查,不要出现过多的错别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9-29 12:15: 2 麻烦编码了,以后会注意的【举鲜花】宝宝咽喉肿痛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幼儿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