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重生日本当神明第一百一十四章奸细

2020-01-26 00:0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日本当神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奸细

就在奈奈子觉得人生好像没有什么意义时,世田谷区别墅洗衣房中,冈部真纪正嘴里叼着紫光手电,手里拿着仪器,迅速翻捡着洗衣篮——这个洗衣篮是李如海专用的。李如海换下的衣服会被小早川樱子放在这里面,然后由丸子或是早见久乃等人手洗,这算是他做为一家之主的特殊待遇。

冈部真纪一边仔细搜检着衣物,一边分出心神侧耳细听周围的动静——上次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摸到了身后,不能再大意了!但出乎她意料,洗衣房的灯还是毫无预兆的亮了。

她顿时大惊,飞快松嘴,任由小小的手电掉入了洗衣篮,然后连同仪器一起用衣物掩盖住,接着脸带笑容回身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正满脸好奇的在望着她。

别墅中可以称做小女孩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桂丸子。

桂丸子大大咧咧地问:“冈部,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开灯?”

冈部真纪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微带不好意思地说:“我将东西遗忘在换洗衣物里了,所以来找一找……打扰到你了吗,桂桑?”

丸子走进了房间,看了看,疑道:“那是相原大人的衣物篮吧?”

冈部真纪一拍脑门,“啊”的惊叫出声,“这真是,我怕影响到大家休息,所以没开灯……结果找错地方了,难怪怎么也找不到……我真是够蠢的!”说完后,她一脸懊恼地向着旁边的洗衣篮走去,还顺嘴问:“桂桑这么晚了,来洗衣房有事吗?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丸子呵呵直笑,捏了捏小拳拳,可惜不响,“确实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冈部……有人向我报告,家里混进了奸细,你帮我找一找怎么样?”

“奸细?”冈部真纪大惊失色,“这里就是平常人家,奸细来这里干什么?”

“是哦,所以要问问你啦,冈部,你来这里干什么?”丸子颇有兴趣地望着她,“中村悠一派你来的,还是和田家?或是别的什么帮派?告诉我吧,我帮你保密!”

冈部真纪眉头紧皱,暗暗翻手从衣袖中抽出一根钢针藏在手心中,问道:“桂桑,您肯定是误会什么了,中村悠一还有什么和田家,我根本不认识这些人……”

她的目光望向了门口,不见一人,又侧耳倾听,周围寂静无声,顿时眼中冒出了凶光。

丸子大惊,捂住胸口连退数步,低呼道:“你这眼神……你是不是要杀我灭口?”

冈部真纪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向她走去,“怎么会,桂桑,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灭口啊,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乖,让我摸摸你的额头,不会是生病发烧了吧?”

丸子“呸”了一声,大骂:“你当我是小孩吗?”然后她一拍手,门外顿时涌进了一群人,正是早见久乃她们。

冈部真纪怔了一下,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耳力也佳,但现在看看以前那些训练成果简直像是笑话一样——疏忽大意下被小早川撞到后,自己明明已经反省过,十分警醒了,怎么还会这样?这家的人都是幽灵吗?怎么个个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

丸子带着人将冈部真纪团团围住,连连冷笑:“说吧,谁派你来的?”

冈部真纪一脸无辜,诚恳地说:“桂桑,你真是误会了……”接着,她看到丸子还略带婴儿肥的小脸渐渐凶恶起来,急忙喊道:“你不能胡乱怀疑我,我要见小早川桑,我是她的生活助理!”

丸子恶狠狠叫道:“你见了小早川也没用!”她一指早见久乃她们,“你平时做的事情,她们都看在眼里了,我这里有的是证人!”

早见久乃一点头说道:“上个月九号,我看到她用一个古怪的仪器在厨房刮相原大人用过的餐具。”

八女之一的永井步也哑声说:“同样是上个月,我看到她独自一人进入了相原大人的起居室。”

永井步身边的月门祷子接着说:“这个月初,小早川桑给相原大人理发后我要去清理,但发现头发已经不见了,而在我之前进入的,只有她。”

听到这些话,冈部真纪脸上肌肉微微颤动——她自认为是没有太过大意的,怎么还是被这么多人看到了?这八个少女看起来就鬼气森森,不会真是鬼吧?

不过,任务好像失败了!撤离吧……

丸子嘿嘿直笑:“冈部,你还有什么话说?痛痛快快交待了吧!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冈部真纪无奈一笑,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发现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我是为了……”她说着话,借着众人心神分散的那一刻,突然身形窜起,一膝就顶向丸子的面门——虽然她手里有钢针,但丸子也太矮了,用针捅她不如用腿方便。

她并不是资料上所说的柔道黑带,她习练的是以泰拳为基础改进的军用搏击术,简洁凶狠这是基本要求——这一膝顶实了,别说丸子一个九岁小女孩,就是一个大汉也是承受不住的,不死也要脑震荡失去战斗力。

她一膝顶出,丸子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反而凶性大起,弯腰搭马不退反进,大喝一声,双拳齐出直击她的膝盖。电光火石之间,冈部真纪心中念头急转——这小孩子怕是疯了,你儿童级别的力气先不提,你拿拳头和膝盖比?先一膝顶飞你,然后踢开你身边的人,然后直接冲出门去!

但和她预计的不同,她只觉膝盖上一阵巨痛,好像是活生生顶在了铁块上!

她忍不住闷哼一声,竟然被丸子一对拳头又打回了原地,同时膝盖巨痛,腿一软半跪在了地上。

丸子也不好受,她这段时间和早见久乃等人被李如海严格操练,又是泡药浴,又是吞丹练拳,又是学习轻身步法基本架式,更是反复易筋伐髓,很是吃了一些苦头,但毕竟时日还短,勉强和冈部真纪拼了个半斤八两,被震的气血翻腾站立不住,直接滚出了门,不过她比冈部真纪要强的地方在于,她身边还有八个帮手。

她在翻滚,早见久乃已然一个错步一拳向冈部真纪的脑袋打去。这一拳,刚出便打的空气“噗”的一声,冈部真纪即便是膝盖巨痛,但仍然被吓了一跳,她一边仰头后避一边以肘支地,飞起一脚斜踢早见久乃的肋部。

早见久乃实战经验约等于零,她只不过在李如海教导下,练完了三十六式练体拳,学习了一套问道山的入门拳法和一些基本的轻身功夫,而其中唯一能用于实战的入门拳法,她也只是一招一式将套路打得很熟练,至于变招、拆招,那还没学呢!

按理说,她这一招对方不但开始躲了,还一脚踢了回来,她就应该立刻变招,或躲或招架,但她这个死心眼儿,一定要把按套路把这一招打完!

早见久乃一拳打在空处,连冈部真纪毛都没擦到一根,自己反而被对方一脚踢在肋下,横跌到一边。

冈部真纪一脚建功,刚刚心喜,但马上大惊失色——她以为会踢断这柔弱少女的两三根肋骨,但脚上传来的感觉像是踢到了一个皮球上,弹性十足。

这一脚只是让对方歪斜向一侧,完全不是预计中那样倒地惨叫。

说起来慢,打起来快!一瞬间,冈部真纪和丸子、早见久乃各过了一招,已然进入了强弩之末的状态,然而永井、月门等人也扑了上来,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了。

她避无可避被永井一脚踹在胸口,接着四肢便被人牢牢按住。她拼命挣扎,但万万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一个个娇娇弱弱的少女们,人人都有一把子怪力,轻轻松松就将她按得动弹不得。

她不敢相信,自己也好歹也是练过几天的,竟然被一群小姑娘抓住了,这开什么玩笑?

没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呢,丸子已经又窜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她胸口,抡起小拳头就开始往她脸上招呼,边打边叫:“你还敢反抗?”

这一拳打得冈部真纪鼻梁都歪了,眼镜也飞了,冈部真纪觉得鼻子又酸又痛,鼻血眼泪瞬间横流,忍不住怒骂出声:“混蛋,我是国家公务……”

丸子根本不听她叫什么,只朝着她脸上挥拳,将她的话又揍回了肚子里,“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桂大人的厉害!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小拳拳!”

一顿乱拳,鼻血四溅。

丸子正在这儿打得欢,李如海出现在了洗衣房的门口——他一进别墅大门就听到别墅里打成了一团。他看了看洗衣房里的乱象,皱眉问道:“丸子,你又在胡闹什么?”

这熊孩子没法管了,这已经发展到在家里聚众斗殴了吗?

李如海今晚心情原本是很好的,约会进展超级顺利,他不但和大冰块一起看了电影,还抱了大冰块半晚上,更哄的大冰块咬了自己一口——“执念”很满意,溃散迹象更明显了。

但结果呢,完美的夜晚回到家里,发现家里九个人按着一个人在狂揍!

看到李如海来了,早见久乃八女立刻起身行礼问好,而冈部真纪虽然没人压制了,但已经被丸子揍成了一滩烂泥,躺在地上只有哼哼的份了。

丸子从冈部真纪身上跳起来,大声报告:“相原大人,我们……不,我抓到了一个奸细!”

她一脸“你快表扬我啊,用力表扬我啊”的样子,冲着李如海直眨眼。

“奸细?”李如海看了看已经鼻青脸肿的冈部真纪,问:“确定了吗?”

丸子用力点头,然后一挥手,命令早见久乃八女去四处搜查,然后贴到李如海身边说:“基本确定了,上个月就有人向我反应这个冈部行为异常,这段时间我安排了大家监视她,发现她行为确实奇怪。”

“哪里奇怪?”

丸子把发现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最后挠了挠头,“观察了很久,搞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她有很多机会下毒的,但她接触过的食材我安排早见久乃她们试吃过,但也没什么问题……观察来观察去也搞不明白她要干什么,所以我想干脆把她抓起来算了。”

她说完后,转头看了冈部真纪一眼,又向李如海卖好道:“相原大人,这种小事情您就不用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会严刑拷问她的,保证她连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招出来!”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京都医院联系电话
贵阳癫痫医院哪好
北海儿童牛皮癣医院
营口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