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风舞苍穹 第一千章 仇恨之刃

2020-01-16 18:4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一千章 仇恨之刃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听风三人回到了台上,宁书瑶大喜。因为云仙宗这次的比赛成绩,已经远远超越了上一届的第十八名。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进入前三名应该不成问题。

“风儿,今天云仙宗的比赛已经结束。我和云霞、云霓留下来,帮你留意明天将要遇到的对手的情况,你与云裳她们都回去修炼吧。要是累了,可以休息休息!”

“多谢师尊!”谢听风明白,这是师尊善解人意,故意留给他与众女彼此相处的空间。

“宁前辈,祝贺云仙宗率先进入神域十强!”钟离凰、端木古兰、皇甫玉姝纷纷向宁书瑶表示祝贺。

“哈哈,同喜同喜!你们也能进入神域十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宁书瑶很是开心。

“凰儿、兰儿、姝儿,加油!十强赛上见!”谢听风走过来,与三女击了一下掌。

“听风哥,明天十强赛上见,你与姐妹们都回去休息吧!”钟离凰也很善解人意。

“云裳姐,这两场战斗你都没出手过。回去以后的这场战斗,你一定要将听风哥拿下!”端木古兰看着云裳,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云裳瞬间会意,立刻一脸娇羞地说道:“他太强大,恐怕只有我们联手才能制服他!”

“放心吧,云裳姐。找个机会,我们神域四美一起收拾他!”钟离凰向谢听风挥了挥粉拳。

“哈哈,为了不被你们收拾,本公子要回去修炼了。”

谢听风告别了师尊等人,带着众女,如一道道流光,向圣城快速掠去。

刚刚进入神王套房,阎慧琳就将房门重重关上。

伊雪使了个眼色,众女纷纷扑到谢听风身边去扯他的衣服,就像一只只饥饿的小母豹。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本公子还要修炼呢!”谢听风故意板着脸说道。

“对呀,我们就是要修炼啊,阴阳双修!嘻嘻……”楚翠彤笑得花枝乱颤。

“对!我们要修炼!”其他几女齐声应道。只有琴梦诗和云裳,一脸羞红的站在外围。毕竟,她俩还是完璧之身。

“那让我布置一个隔音结界!”谢听风说道。

“听风,你就放心吧。这神王套房的隔音效果非常好,里面就是打雷外面也听不到。”伊雪走上前一把将谢听风的衣服从上到下,扯了个稀巴烂。

“啊!”臧天娇一眼看见谢听风那威武雄壮、似乎在择人而噬的怒龙,惊叫一声跑进了侧卧中,关上了房门。就连琴梦诗和云裳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谢听风不光在武学上一鸣惊人,惊才艳艳。就连这胯下神器也规模惊人,大大异于常人。

不过数息之间,除了琴梦诗和云裳以外,众女都呈现出了最原始的嫣然。

那堆雪积玉、吹弹可破的肌肤、那前凸后翘、晶莹如瓷器的娇躯,就连同是女人的琴梦诗和云裳,也不禁目弛神往、暗暗赞叹。

随着一连串行云流水、花样纷呈的动作,神王套房里上演着神王大战诸神女的香艳剧目。谢听风就像一只神勇的蜜蜂,在花间流连,采着花蜜,也把快乐和舒爽,传递给每一朵花心。花间,洒下一片春光,留下一声声荡人心魄的悠扬花语。

“两位妹妹……你们还在等什么?”数个时辰后,伊雪等人显然受不了谢听风的强大战力,已经到了虚脱的边缘。

琴梦诗和云裳虽然娇羞无比,但难以抗拒身心的剧烈渴望。

当春风吹绽了花蕾,当海棠枝上试了新红,当花蕊经受了和风细雨的抚弄,当身心经受了狂风暴雨的洗礼,那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滋味将她们一次次送上快乐的巅峰,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她们发出一声声幸福的低吟。

一直躲在侧卧里的臧天娇就像怀揣着一只小鹿,一直蹦个不停。外面那种节奏鲜明的撞击声和一声声宛转悠扬的吟叫,深深刺激着她的神经,带给她身心强烈的躁动。她忍不住悄悄散开神识,悄无声息地注视着每一个让她身心颤动的画面。

“这谢听风可真是妖孽,连做这种事都如行云流水,花样纷呈。听她们那快乐的吟唱,一定是快乐幸福无比!怪不得女人们都喜欢他,其实,我又何尝不喜欢他?可惜,我与他之间,有一条仇恨的河流隔着。唉……”

终于,琴梦诗和云裳也完成了从少女向少妇的蜕变。她们如一滩烂泥软倒在谢听风的怀里。而谢听风,依旧沉浸在亢奋之中。

“听风哥,屋里还有一个呢。只要让她做了你的女人,也许你们之间的仇恨也就化解了。”琴梦诗说道。

“这样行吗?”谢听风小声问道。

“当然行了!女人只要将自己的清白之身,给了一个男人,就会对那个男人永远死心塌地。”

“姐妹们,我们都到炼妖塔里去修炼吧。让听风哥接着修炼!”云裳一边说着,一边向臧天娇所在的房间努努嘴。

众女会意,纷纷穿上了衣服。谢听风唤出炼妖塔,众女向他做着鬼脸、嘻嘻哈哈掠了进去。

神王套房里,顿时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臧天娇向外看了看,谢听风的那条怒龙,依旧如一只要择人而噬的妖兽,亢奋不已。

“听人家说,男人完事后通常会呼呼大睡,怎么他却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此时,谢听风也在看着臧天娇所在的卧室门,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推开了房门。

“你……”虽然渴望,但看着谢听风一步步走近,臧天娇还是有些恐惧。

“娇儿,做我的女人,让我一辈子呵护你吧。”谢听风双手搭在臧天娇的肩膀上,柔声说道。

“好……”臧天娇娇躯微颤,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颤抖着手轻解罗衫。

她也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美人,浑身各处都彰显造物主的精雕细琢。

谢听风还没有欣赏够,就被臧天娇推倒在床上,他急忙布上一个结界,怕师尊她们回来看见,会尴尬。

臧天娇如一汪温柔的水,漫上谢听风的胸膛。润湿的唇印如雨点般落在如玉的肌肤上,从下往上,直至谢听风细长的脖颈。

谢听风躺在床上,一眼迷醉,尽情享受着臧天娇的温情。浑身的血液躁动不安,咽喉处的血管也在砰砰的剧烈跳动。

臧天娇看着谢听风脖子上跳动的血管,似乎看到殷红的血液在流动。蓦地,恨意涌上了心头,攫取了她的理智。一股嗜血的冲动,瞬间抓取了她的心。

看着谢听风闭着双目,一脸享受的样子,她继续亲吻着他的脖颈。舌底下,一枚锋利无比的刀片翻卷到舌尖儿,被洁白如瓷的牙齿紧紧咬住。然后,闪电般向谢听风的血管、气管切割而去。很显然,这枚薄薄的刀片,也是品阶不低的杀人神器。

“嗤!”

一道如同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传出,谢听风的血管和气管都被切断,鲜血喷涌而出,如同喷泉一样淋了臧天娇一头一脸。

“咳咳……我对你……那么好……咳咳……你还是要……杀我……”谢听风不住地咳嗽起来,鲜血狂涌。

“呜……听风哥,我错了!我错了!其实我已经原谅你了,可不知为何……呜……”臧天娇痛哭流涕,伸出手拼命去堵谢听风脖子上的血管。然而,哪里还能堵住。

“咳咳……你走开!这辈子……我再也不想……咳咳见到你!”谢听风伸手一把将臧天娇推开!

重庆妇儿医院好吗
重庆华肤医院在线预约
安顺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贵阳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
深圳看妇科医院的那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