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重塑科学文化寻找丢失的灵魂

2019-07-09 13:5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塑科学文化:寻找丢失的灵魂

原标题:重塑科学文化:寻找丢失的灵魂

本报高博

-两会话题

“比起‘两弹一星’时期,现在科学家不缺钱,但创新氛围反而差了。有钱以后,怎么做科学?我认为科学文化非常重要。”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物理学家张新民委员起了个话头。

张新民和几位科技界的委员都感觉到,中国没有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缺少大师,却有一系列科研乱象,其中一个关键是缺少科学文化。

热衷功利,忘了科学信仰

张新民说,中国科学家有点“官本位”,爱聊“谁当了什么什么官,那个项目让谁负责了”,把这些跟学术连在一起谈。

张新民还感觉,中国科学家在意钱——“我得有点结余,不能光考虑今天啊。”

南京大学教授高抒委员则感到,中国学界有江湖气。“江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我们一伙儿的,我就赞成,不一伙儿我就反对’;另一种是没有是非,把钱忽悠来就是成功。”高抒说,“科技工作者决不能这样。不讲学术信仰就乱套了,就什么事情都能干,没有底线了。”

“学术团体是有信仰的一部分人聚集起来的,这是很要紧的前提。”高抒说,“科学诞生时就有共识——参加科学团体的人,必须有学术信仰,不是来投机倒把的。所以做事要认真——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达尔文那个年代,不用写项目申请书,也不用写结题报告……你自己的钱,写个假论文,自己骗自己有什么意义?”高抒说,早先科学家不会造假,他们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高抒也谈到,二战后,在国家资助的新秩序下,有科学家被腐蚀,因此也要引入外部管理,不能依靠自觉,但科学信仰仍然是不可或缺的,科学团体也在维护科学信仰。

高抒举例说,欧洲二战后兴起的着名的Gordon研讨会,参会先要宣誓,绝不泄露会上听到的东西,这就是对当时剽窃之风的一个反击。从欧美各种科学团体的入会规则来看,学术信仰仍然是其核心原则。

“而中国的学会在维护学术风气方面,作用不明显。”高抒说。

次序第一,不懂平等争论

“我们不习惯反对,喜欢搞全票赞成。其实任何事情怎么会没人反对呢?”张新民认为,中国科技界缺乏碰撞,以及由此而生的思想火花。

“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科学家缺乏‘平等的同事’意识。”张新民说。他讲到自己1987年去美国留学的一件事:“我刚见导师,张口闭口‘Professor(教授)’。讲到第三遍,导师说:‘我有名字,叫我名字。’在国外大家都是同事,互相称呼名字。”

“回国后,我慢慢又变了。那个学生不叫‘老师’,而是叫名字,我会感觉不舒服。”张新民说,“双方都觉得怪。”

“科学家一定要讲平等。导师跟研究生首先是同事关系。”高抒也说:“西方人不叫‘老师’。我刚回国,让学生叫名字,他说他叫不出来。”

“对中国人,次序是第一的。”高抒说,在外国,大家看重声望高的人,但不会刻意排序。国外学术会议,总能涌现出尖锐的年轻人。而我们中国人喜欢让老同志上去讲。讲的不好,下面还鼓掌。

“尊老是传统美德,但不能用到创新上头。”张新民说,这样会导致年纪大的人说了算,阻碍创新。

高抒说,国内有的学术权威、院士级人物,听完别人发言后说:“你这东西完全是错误的。”

“我没有听外国学者这样讲——‘你讲的全是错的’‘一点根据都没有’”高抒说,这样不尊重别人,就变成乱吵了。讨论要讲事实、逻辑。“我位置高,你位置低,所以你十有八九是错的”的气氛就不对了。

“讲英语的学者喜欢用‘Yes,but’模式,比如‘你刚才讲的事情基于某某前提,但我认为此前提是否存在一些问题?’”高抒说,尊重对方、表达意见和进入讨论氛围,是有方法的,这也是中国学者缺少的学术能力。

心浮气躁,受大环境牵绊

在量子通信学家潘建伟委员看来,当今中国文化对科学有双重危害。“不求甚解,不追求世界背后机理的传统,我们继承下来了;而传统的积极方面——让人静心工作的文化,又被摧毁了。”

潘建伟引用爱因斯坦的观点说:“科学家分为三类;一类是由于偶然的机遇、社会的导向而成了科学家,他本来也可以当商人或政治家;一类是为了智力活动的乐趣而做科学;还有一类是想探寻先天的自然秩序,爱因斯坦认为他自己属于这一类。”

潘建伟认为,在当今中国,这三类人都受累于环境,不能做出好的成果。“第一类人,在这么浮躁的时代,他们不能坐冷板凳,都赚钱去了,跑掉了。”

而第二类和第三类人才,也找不到合适的环境。潘建伟说,如今是金钱导向,中国人又太在乎别人的评价,不在乎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因而就跟着利益走,谈不上发展科学兴趣了。

药学家陈凯先委员谈到他的一个朋友,因女儿说要考天文系,寝食难安,怕她找不到工作。

陈凯先说,“科学的春天”那会儿,青年还在为居里夫人感动,但如今崇尚科学的氛围变淡了。“多元化当然是好事。但我认为,科学兴趣也应该多多提倡。可现在媒体传达的是什么价值观呢?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呼吁给学生减负,报纸翻过来,是一则广告‘冲刺阶段,你还等什么,赶紧报某某班’。为了金钱,媒体都会自相矛盾。”

“科学家不能独善其身,肯定要受到社会的熏染。”谈到文化改造,一位科技界的委员告诉:“学校教育是一方面,社会也有。比如说,你在学校教育要诚信,却没人管路口闯红灯,学生在校外养成闯红灯的习惯,觉得规则是可以违反的,未来搞科研也很难诚信。”(科技北京3月10日电)

原标题:重塑科学文化:寻找丢失的灵魂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seo关键词优化排名到首页的方法
如何进入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定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