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凤囚凰马雪云跳楼自杀陷害楚玉 凤求凰第1~44集全集分集剧情

2020-01-17 04:1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囚凰马雪云跳楼自杀陷害楚玉 凤求凰第1~44集全集分集剧情 时间:2018-0 -21 07: 8:04编辑:神小编

关晓彤、宋威龙等主演的《凤囚凰》更新了 7/ 8集,马雪云正式下线,但是马雪云在为这一出已经筹备了不少工作。

在王妃门外忏悔自己的罪行,一则给容止看,二则给下人看,让人知道侧妃已经有心改过,让王妃难堪。因为淋雨病倒了,容止来探望,但是容止跟她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倘若真要改过大家都能看出来。雪云眼见忏悔不行,去看了大夫发现自己身体非常虚弱,自知已命不久矣,于是又心生一计,给王妃送点心以示交好。这一天雪云与楚玉来到太后宫中游玩,三人还聊得很欢。

在两人独处时,雪云故意跟楚玉说有关摄政王安危的事情,就将她带到城楼上,这时候事先安排的软骨散已经起效。楚玉以为是她要杀自己,岂料她自己跳下去了。容止等人赶来的时候抱住雪云,雪云还想污蔑王妃,就这样死在容止怀里。楚玉被关进牢里,受尽严刑拷打。马中良在雪云死后思虑了一番想到雪云应该是自杀的,近日来雪云一直疯疯癫癫,随后便逼问碧喜女儿死前有什么话留下来,然而并没有。这时候容止来了表示如果真是楚玉推下去的怎么会有预先给父亲带话,分明就是自杀,而且楚玉要杀雪云为什么不在府内解决,偏偏要在皇宫这么明显的地方作案。况且雪云最近疯疯癫癫。

马相由于女儿死了悲痛交加,他明知女儿的情况,明知女儿自杀,但是就是不承认因为,雪云自杀正是要弄死楚玉,他可不会让女儿白死。接下来就是拓跋昀与马相对付容止了,容止可就悲催。

凤求凰第 9~44集分集剧情预告

第 9集 预告

楚玉对容止太失望了,他总是能在她对他有好感的时候把这点好感糟蹋的一干二净,楚玉不是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她只是恨容止什么事都瞒着她。

第40集 预告

马雪云嫉妒心作祟,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对付楚玉,她让侍女密切关注楚玉的一举一动。马雪云想要得到容止的爱想疯了,只是不管她做什么,容止都不会爱上她。

第41集

马雪云处心积虑要害楚玉,马中良告诉她不要轻易出手,只要出手就要一击即中。马雪云特意等在楚玉要进宫的时候见她。

第42集

太后召见,楚玉急着进宫,马雪云硬是拦着她说话,楚玉抬手想把马雪云的胳膊拿开,突然发现很不对劲,马雪云冷笑,她的软骨散起作用了。

第4 集

楚玉在牢中已经关了数日,今日的饭菜的与以往比起来丰盛了许多,这就是牢里所谓的断头饭。

第44集

楚玉被带到了行刑的地方,已经有了很多人围观,容止拿起了盘子里的匕首,竟是打算亲自动手。

凤求凰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 山阴公主风流成性豢养门客无数

山阴公主风流成性豢养门客无数

满山花开遍野,一座小楼立于湖上,驸马与婢女偷情,被公主逼着跳湖。这些戏言流传于市井之间,却也不是空虚来风。因为自晋以来,凡娶公主者,皆以惨淡收场。

刘宋王朝,刘子业继位,群臣朝拜。不过这位君王似乎与往代不同,他性格乖戾,变幻莫测,群臣恐惧不堪,却也敢怒不敢言。刘子业只因给先帝的画像上没有画上酒槽大笔就气愤不已,一时难以控制情绪。幸好山阴公主刘楚玉及时赶到,她与刘子业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见她从殿外娉娉婷婷地走进来,刘子业躁怒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尤其是闻到阿姊身上的气息,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刘楚玉号称刘宋王朝第一美人,平时爱好美男,刘子业继位后,应她要求将建康城所有的美男都送给阿姊做她的门客。刘楚玉带着一群门客招摇过市,惹得门边民众指指点点,好不热闹,有一小童,看到刘楚玉的车,好奇的用红手帕逗她赶车的牛,那头老牛忽然间像发了疯一般乱冲乱撞。

事发突然,车内的刘楚玉被带的东倒西歪,大叫着公主府侍卫统领的越捷飞的名字,但是场面混乱,令众侍卫措手不及,公主的车随即摔下了湖。刘楚玉掉进湖里,一直往下沉,惊慌失措间,感觉自己越沉越深,而另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刘楚玉越浮越高,好像就要代替自己重活一世一样。

不日前,在刘子业杀了同父异母的兄弟刘子鸾后,刘氏家族人人自危,刘子业的十一叔和十二叔特意找到了号称无所不能的天机阁,要除掉刘子业。天机阁朱雀领了阁主戒指,执行此项任务,而刘楚玉的意外落水,正好给了她偷龙转凤的机会。

公主府内,刘楚玉晕晕乎乎地醒来,居然发现自己床上躺了一个美男,面容清隽,剑眉星目,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刘楚玉发现自己对之前的事毫无记忆,对美男也没有任何印象。容止自报身份,同时还有另两位门客一起从床上起来,刘楚玉更是花容失色,对这么多男人应接不暇。刘楚玉失忆,连身上有伤不能进宫面圣的规矩都不记得了。

她醒来后虽然性格依旧蛮横,但却不再流连于众门客之间。公主连日不曾召见门客,有些人就坐不住了,门客柳色大闹一场,非要见公主,不巧被越捷飞拦着,一个不稳摔了一跤,绣着四条金鱼的花内裤露了出来,闹了大笑话。

刘楚玉逃避多日,还是不得不见一见这些门客,毕竟由着他们胡闹也不是回事。与此同时,柳色去了容止那里,在所有门客中,公主只对容止另眼相看,给了他随意出入自己明月阁的权利,他们这样的普通门客都坐不住了,柳色就不信容止还能坐的住。不过容止淡定的读书品茶,毫无浮躁之气。正好这时下人来报,公主要在花园设春日宴,邀请众门客前去。

公主府上二十四名门客,最小的只有十二岁,叫流桑,负责陪刘楚玉斗蛐蛐玩乐。柳色特意换了一身衣服去刘楚玉面前招摇,极近谄媚之色,为表衷心,将致使牛发狂的孩童抓了过来。柳色说那孩童故意谋杀,而红色就是引发牛发狂的原因。容止却说牛发狂只是因为晃动,各执一词,刘楚玉让穿着绿色衣服的柳色去牛前晃动,看看到底谁是对的。柳色本来信心十足,在牛冲过来的瞬间傻了眼。其实刘楚玉知道容止想救那孩童一命,却也没有当场揭发。柳色对容止的特权心动不已,刘楚玉为了显示自己公平,取消了容止的一切特权。

刘楚玉回到自己的明月阁,遣退了众人,拿起桌上的小盘放在火上小烤,字迹立现,她是天机阁的朱雀,亲自假扮刘楚玉,奉令前来刺杀刘子业。思虑一番过后,刘楚玉去了容止的沐雪园,却意外听到了门客江淹和告病未去春日宴的桓远高谈阔论,但并未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她假装离去,却是让越捷飞带自己上了房。

容止在公主走后,特意进屋提醒二人不要在他的地方密谋思反,原来刚刚公主过来之时,容止已经为他们示警,二人才匆忙间换了话题。桓远本想将置身事外的容止拉下水,不过容止也不是吃素的,岂是他能威胁得了的。

桓远与江淹离去,刘楚玉听到了自己想听的,也不避讳容止,大方地从他面前走过。刘楚玉详查众门客档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只是容止的档案满是空白,让她摸不到头脑。刘楚玉次日召见众门客,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江淹自己的推荐信,给他一片灿烂前途。在江淹走之前,刘楚玉特意提醒他以后注意处理好人际关系。

事后,容止与刘楚玉私谈,盛赞她一举多得。不仅顺利离间了江淹和桓远的反叛,还让江淹对她感激不尽,同时,送走了可能是同谋的其他门客。对于容止的话,刘楚玉含混而过,并不明说。

柳色对江淹出府的事耿耿于怀,以为这事是容止的主意,特意找他吵闹,正好此时,公主召见容止,容止才趁机脱身,公主身边的婢女幼蓝提醒他注意,公主自从大病初愈后,性情大变。容止含笑谢过。

刘楚玉召见容止并不说明原因,只是当着他的面,见了前来举报桓远的门客沈光佐,沈光佐趋炎附势、见风使舵,刘楚玉本不想给他好的出路,但容止却发声提议把他推荐给大将军沈攸之。沈光佐出去后,刘楚玉立马翻脸,她并不想给这等势利小人好的前途。容止却告诉她这等小人比江淹那样的高洁之士更好利用。

第2集 - 容止怀疑刘楚玉身份惊险万分

刘楚玉府上的大小事一直都是容止处理的,她借着自己的手伤,把自己平常的公务也交给容止处理。现在有两件事亟待解决,桓远反叛的事差不多快完了,刘楚玉让容止尽快去处理,第二件就是考察府内众门客,有才的人尽其才,其他人遣散。

容止先去见了桓远,桓远以为自己事败露是容止告密,但容止告诉他这件事是公主自己发现的,公主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无脑了。桓远想要拉拢容止,容止提醒他知恩图报,桓远是前朝皇族遗孤,要不是有刘楚玉,桓远早就死在乱军之中了,但他不甘心,就算这次失败了,也不打算就此放弃。他如此顽固,容止言尽如此。

除了有特殊原因能留下来的门客,其他人全部出府,但也有例外,比如柳色,撒泼打滚,要死要活,就是为了能留下来,刘楚玉被他烦透了,允许他留下。而其他人包括容止也必须走。碧绿的湖水之上,容止一身白衣,气质非常,他端坐案前,弹琴吟诗。以往好色的刘楚玉看到这幅场景,竟然无动于衷,只是一心想要将容止赶走,很奇怪不是吗?容止告诉她,谁都能走,只有他不能走,因为他是刘楚玉最喜欢的人,刘楚玉是断不会赶他走的,除非她不是刘楚玉。她当然不是,既然容易容止已经有了疑心,就不能随意动他。

与柳色一般无用却一起留了下来的还有一人就是墨香,墨香表面上是公主门客,实则是容止的人,他故意试探,确实发现公主与以往大有不同。容止趁刘楚玉不在,去她的房间查看一番,果然被他发现端倪,找到了她写在被褥下的字。

这日,刘楚玉在花园赏花,容止过来开门见山地问她到底是谁。刘楚玉闭口不答,容止一把抱着她转身倒下,容止是何等的美男子,以往的刘楚玉见到他,上下其手,不在话下,但是现在的刘楚玉,容止只是亲近她一些,她就满脸的不自在,容止断定她不是山阴公主,刘楚玉当日不会承认,容止一把拉开的衣衫,大吃一惊,本来他已经百分百肯定这个刘楚玉是假的,没想到却看见了她身上是疤痕。刘楚玉身上的疤痕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容止一时错愕,刘楚玉趁机叫了越捷飞护驾。

容止当日能进公主的屋子,是公主婢女幼蓝放进去的,刘楚玉秋后算账,将幼蓝关了三天以示惩戒。幼蓝心里委屈,同时婢女的粉黛进来给她送饭,粉黛以前就刻意讨好过幼蓝,只不过都被她拒绝了,现在患难,倒是相信了粉黛的真心。粉黛暗自送饭,刘楚玉其实是知道的,她看粉黛心善,特意把她调到自己身边侍候。

关起门来,粉黛与假扮刘楚玉的朱雀开心的抱在一起叙旧,粉黛也是天机阁的人,朱雀能凭着疤痕打消容止的怀疑,也多亏了粉黛在府中多年,刻意接近幼蓝才知道了这个秘密。朱雀与刘楚玉长相极为相似,但却不敢去见刘子业,连容止都怀疑她了,何况人家亲弟弟呢,朱雀不敢冒险。她与刘楚玉个性截然不同,已经遣散了府中大半门客,但是容止却是她的心腹大患,容止在府中掌权已久,人人都听他的,与其说是山阴公主囚禁了她,不如说是他控制山阴公主。朱雀自己对付不了他,打算扶持桓远来对付他。

次日一早,刘楚玉一身男装打扮,俊俏非常,打算带桓远和流桑一起出府去,容止怕桓远再行反叛之事,临行前,特意给他吃下了使人浑身无力的药丸。驸马何戟在刘楚玉临行前匆匆过来慰问一声,又匆匆离去,他和刘楚玉并不亲近,可以说是相看两厌,只是碍于面子,做做表面功夫而已。

刘宋王朝追逐美色之风盛行,刘楚玉一行人一上街就被一大群女人围住,争相献花,好不容易才逃脱,路遇一个叫裴述的人,一起去了城外的竹林参加流觞曲水诗会。桓远才华横溢,刘楚玉此举主要是想投其所好拉拢他。说话间,竹林里又来一人,面如冠玉,洒脱倜傥,他是琅琊王家的王意之,王家是刘宋王朝的第一世家,王意之有望成为下一任家主,但他自己却不甚在意,整日寄情山水。

流觞曲水诗会开始,刘楚玉看着酒水中顺流而下的酒杯,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停在自己面前。

第 集 - 刘楚玉成功收服桓远为自己所用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琴声停,酒杯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刘楚玉面前,她哪里会作诗,刘楚玉推举桓远代替自己,诗桓远来作,酒她来喝,说来奇怪。琴声每每在酒杯到刘楚玉面前时停止,已有二十次,桓远诗才被众人推崇,刘楚玉却不愿再喝酒,那个抚琴之人明显是在针对自己,她酒喝一半,倒一半,惹恼了抚琴之人,他拂袖离去,同时不知怎的,桓远身旁忽然着了火,刘楚玉大惊。

流桑上去将火扑灭,刘楚玉大骂桓远傻,写诗哪有命重要。谁知此举惹得众人唏嘘,说她庸俗不堪,纷纷离去,王意之最后才走,但是脸上并无对刘楚玉地低看。刘楚玉一行人正要离开,却遇到了刺客,惊险万分,桓远事先吃了容止的药,跑不远,刘楚玉拉着他一起,甚至在他要跌落悬崖的瞬间,一把拉住他。刺客一步步地逼近,眼看刀就要留在刘楚玉身上,越捷飞终于赶到,同时花错出现,解决了刺客。花错也是公主府的门客,因为病重,需要用珍贵的药材吊着,并没有被赶出府。

刘楚玉此次出行本是为了讨好桓远,现在突然成了他的救命恩人,刘楚玉趁机提出让桓远帮自己做事半年,事后放他出府,许以锦绣前程。桓远其实和刘楚玉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不过是因着过去的身份不愿被山阴公主玩弄,此时看到刘楚玉如此真诚,桓远答应下来。

花错比刘楚玉一行人先行回府,去了容止那里。花错本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受重伤之时被容止所救,之后就一直在公主府养伤,只听容止一人的话。容止深谋远虑,早就知道桓远会利用来之不易地出府机会刺杀刘楚玉,而之前出府的沈光佐就是他的同谋,沈光佐一出府就联系了刺客,伺机行动。

刘楚玉想要利用桓远,而容止也想用他,他事先给桓远用药,又提醒流桑佩剑,最后让花错救了他们,他就是要让桓远知道自己比他高明很多,既要招揽他,同时也要给他施压。刘楚玉回府后,第一件事就是撤了容止在府中的权利,移交给桓远,同时了解了花错的身份,越是了解深入,刘楚玉越是吃惊,容止一面暗中控制了公主府,一面招揽江湖侠客,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皇帝刘子业好久没见到阿姊,特意召她进宫,刘楚玉进宫前容止给了她一个香囊,刘楚玉虽疑惑不解,但还是戴在了身上,她带着任务而来,总是对刘子业避而不见也不是回事。刘楚玉到的时候,刘子业正在把自己的皇叔刘彧当猪对待,逼着他吃猪食,甚至想要杀了他。

刘楚玉及时阻止,刘子业阴晴不定,刘楚玉说话必须慎之又慎才能安抚住他。刘子业舒服地躺在阿姊腿上,忽觉她身上的香味很淡,与往日不同,刘子业很喜欢阿姊身上的气味,闻到这种气味,他才能平静下来,否则就会脾气暴躁想要杀人。

香味?刘楚玉暗暗察觉到刘子业好像有某种隐疾,只有她身上的香味才能让他平静下来,刘楚玉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特意用香粉沐浴后再进宫,果然刘子业平静了很多。这件事容止是知道的,他之前给公主熏的香与他给的香囊是一个味道。朱雀猜真正的刘楚玉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之所以不拆穿就是为了维持自己在刘子业面前的恩宠。

刘楚玉出宫前,听到宫女们对天师赞赏不已,天师就是太史令天如镜,是云锦山一代的传人,占卜之术甚为高超,不过刘楚玉对此不以为然,既然那么厉害,被奉为神仙一样的人,那为什么还要百姓受苦呢?哪有什么神仙,只不过是事在人为罢了。

桓远接手公主府一段时间了,只是府上事务繁杂,他一时还不能完全掌握,容止之前能把公主府管理的井井有条,这份睿智不容小觑,刘楚玉想要让桓远接管府中事务,但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他尽力即可。

其实容止根本不在乎公主府的掌控权,不日后他就会将手中的权利完全放下,他不争就是想要他们知道他根本不在乎。但是花错一心为容止抱不平,他管理府上多时,凭什么公主一句话就撤了他的职,花错素来爱喝酒,但是酒量不佳,一喝便醉,醉了就在府中闹事,让人很是头疼。

刘楚玉平息了花错闹事的事,才抽出时间去探究香囊中香料的配方,她请教民间大夫得来的配方与回府后容止自愿奉上的配方相同,只是还差最后一味香料,容止想要刘楚玉拿千年赤芝作为交换,千年赤芝是治疗花错伤势重要的药材,恰好三日前,皇帝赏了一株给刘楚玉。交易达成,容止提醒刘楚玉千万不要将香料配方泄露出去,否则她在刘子业面前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

第4集 - 朱雀密谋刺杀刘子业

不过,容止想拿到千年赤芝,还需要再为刘楚玉做三件事,同时,容止提醒刘楚玉惩罚幼蓝树立威严,但是幼蓝冒犯刘楚玉也只是为了维护容止,他的话,让刘楚玉感到心凉。与此同时,刘子业看着眼前的侍女翩翩起舞,心烦意乱,大发脾气,他想见阿姊,但是又想到阿姊身体不好,此时不宜进宫,他只好拿两位皇叔刘彧和刘修仁来消遣,让他们扮猪来给自己取乐。

对刘子业这番行径,刘修仁大声指责,看到刘子业脸色变幻莫测,刘彧吓得当场尿了裤子,刘子业大笑,笑够了想送他们一起上烤架。刘楚玉接到宫里传来的消息,想去救人又不能去,她能救一次救不了无数次,如果他们不能自救,那也没办法,世人都想推翻暴政,但是之后呢,必须要有有能力的君主来执掌天下。

不过,湘东王刘彧得到了天师天如镜的指点,装作吃了五石散,疯癫行事,因此逃过一劫。刘楚玉得到消息,暂时松了一口气,但是杀了刘子业势在必行了,宫内不行,得想办法把他引到宫外来。

正好刘子业做了噩梦,梦到先帝宠妃殷淑仪来找自己索命,刘子业梦醒,下令在先帝给殷淑仪建立的新安寺鞭尸。刘楚玉进宫来,趁机提议带刘子业出宫去散散心,又怕惊扰百姓,提议微服出巡。两人刚出宫门,遇到了太尉沈庆之,他担心陛下出事,执意让他带上侍卫,沈庆之衷心护主,此次出宫未成,刘楚玉承诺下次一定将刘子业带出去。刘楚玉出宫时遇到了等在宫门口的沈庆之,沈庆之提醒她安守本分。

刘楚玉回府,桓远特意等她,就是提醒她,跟刘子业相处,一定要特别注意。想要杀刘子业,沈庆之是最大的绊脚石,粉黛提议先除去他,但是刘楚玉想的更加长远一些,沈庆之军功赫赫,杀了他等于动摇了本朝基石,绝不能为了完成任务动他。

墨香一直刻意接近粉黛,粉黛沉浸在他的曲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那时她和天机阁阁主出行,遇到被恶狗追咬的朱雀,阁主本不打算救人,但是看到朱雀强烈的求生意志后,改变主意,将朱雀收入阁中。

次日,刘子业摆驾公主府,驸马何戟正好回来,他这些日子一直宿在尚书吏部郎褚渊家中,他一直与积极与朝臣相交,让刘楚玉着实不放心,刘子业正好这时到了,听到褚渊的名字,兴高采烈地想着要把褚渊给阿姊弄来玩乐。

刘子业此次能出宫,沈庆之给他带来一群侍卫。刘楚玉准备了两套平民的衣衫,和刘子业藏在泔水桶里混出了府。刘子业一到热闹的街上就兴奋不已,殊不知刘楚玉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必杀局,刘楚玉将他带至一处医馆,借口买东西出去了,安排好的刺客趁机动手,不过刘子业的暗卫比较难缠尤其是暗卫统领林木,天机阁主早就留了后手,刺客们一看事情不对,扔了炸药,想要与皇帝同归于尽。

刘楚玉见此情况,心疼众位兄弟,进屋查看,没想到小皇帝竟然躲在石瓮里未伤分毫,侍卫统领林木也逃过一劫,刘子业大难不死,抱着阿姊撒娇,却发现阿姊眼睛都红了,再加上出事前刘楚玉借口出去了,引起了林木的怀疑。

同一时间,沈庆之担心皇帝安危,擅闯公主府,容止易容假扮刘子业,才暂时拖住他的脚步。

第5集 - 朱雀得知自己身世

经历过爆炸之事,刘子业好像没有被一点被吓到,居然还要吃木瓜。而公主府外沈庆之发现了端倪之处,重新返回,指着刘子业让他说实话,因为刘子业从未叫过他一声太尉,不过这时的刘子业已经是真的了,他们及时从后门赶了回来。刘子业胡闹气走了沈庆之,一抬手手臂上却有些伤痕,那是他为了护住阿姊送给他的灯被弄伤的,刘楚玉一时动容。

刘子业走后,粉黛问起在外面发生的事,为什么刘子业还活着。刺杀失败,刘楚玉也很伤心,但是现在一时半会儿杀不了刘子业了,暗卫统领林木已经对她起疑,还有一个沈庆之,再下手需要从长计议。

刘楚玉谢过容止帮忙拖延时间,容止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对自己充满敌意。次日,刘楚玉进宫,在宫中遇到了天师天如镜,她觉得天如镜整日装神弄鬼,嗤之以鼻,正好这时,宫人来报,说是太后生病了,刘楚玉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太后的女儿,该去看看她。天如镜劝她不要去,刘楚玉不听劝,天如镜暗暗摇头,该来的总会来。七煞、贪狼、破军三星齐出,世间必然大乱。

刘楚玉去了太后所在的永训宫,谁知太后见到她非但没有笑脸,还一直赶她走,刘楚玉出来后,太后身边的人追出来解释,这些年来皇上和公主一直对太后娘娘置之不理,尤其是皇上,而公主名声太差,太后多次劝说未果自然心生怨怼。临走前,听到宫人说太后非要去安泰殿,刘楚玉悄悄跟了过去,却听到了天大的秘密。

太后手里抓着一件玩具,对自己当年做过的事追悔莫及。当年还是皇后的太后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但当时的天师说其中一个是七煞孤星,会乱了江山,陛下逼皇后做出选择,皇后为了权势地位,居然杀了自己的一个女儿。

刘楚玉听到后悄悄退了出来,心绪难平,这就是她和刘楚玉长得一模一样的原因吗,她脖子上一直带着的蓝绒石,天机阁主也说过,那是用来挡七煞之命的。到底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刘楚玉知道容止会医术后,急忙带他进宫去给太后医治,不惜用去他曾许自己给的三个愿望之一,不过太后油尽灯枯,容止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两人出宫前,又遇到了天如镜,天如镜的师父也就是上一代天师和容止是一生的死敌,也是唯一一个让容止败过的人,同时也是亲手改变朱雀命运的人,她是七煞之命,会乱了江山,当年天师算出来后,皇后曾多次想杀死这个孩子,只是终究不忍心,让一个宫女将其带了出去,嘱咐把她溺死后将襁褓带回来。

刘楚玉得知自己的悲惨命运竟然是因为这么一个荒唐的预言,她心中激愤、愤懑不平,回府大哭一场后决定任性一次。她去了太后宫中,大声质问她当年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那么残忍,太后并不知道,当年的宫女于心不忍,没有杀了那个孩子,把她送给了一户农家,只是农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便只给她吃糠咽菜,荒年之时,盯着她的眼神就像盯着食物一般,她能活下来是多么不容易。

太后受到刺激,精神错乱。而刘楚玉出宫后,心中舒缓了很多,回府后下了雪,漫天雪地里,容止独坐湖边,气质卓然,闲弹一首广陵散。刘楚玉以为他一向最爱凤求凰,却没想到这广陵散才也是他的最爱。刘楚玉坐下替他继续抚琴,容止随之舞起了剑,大雪簌簌地下着,一弹一舞,分外美好。只是刘楚玉想着自己的身世,心绪难平,越弹越急,琴弦骤断。容止知她心情不好,重新接上琴弦,弹奏一曲,希望她能开心起来。刘楚玉靠在容止的肩膀上睡着了,两人竟然就这么过了一夜。

太后时日无多,刘楚玉进宫去见她,太后虽然被她一番话刺激到了,但是看到她脖子上戴着的蓝绒石,心中悔意滔天,这是应该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刘楚玉不承认,太后也不勉强,她身体药石无灵,只想最后再见刘子业一面。刘子业因为怕病人身前多鬼怪,一直不肯去见自己病重的母亲,刘楚玉趁机给他讲了不孝之子父亲的厉鬼传说,逼他去见太后。

刘子业不情不愿地去了,他一直残忍暴戾,太后知道这样为君并不能长久,劝他勤学为君之道,多听姐姐的话,刘子业烦不胜烦,愤然离去。太后这一生两子四女,没想到最后在身前竟只有当初被自己放弃的女儿,多想听她叫自己一声母亲,只是刘楚玉迟疑间,她就撒手而去了。刘楚玉哽咽地叫出母亲二字,心中难过。太后临死前曾嘱咐过刘楚玉,若刘子业日后不仁,她可按照自己的嘱咐做事。

第6集 - 刘楚玉为了江山百姓改造刘子业

太后死前早就留下旨意,为刘子业选了皇后。刘子业听到此事,大发脾气,竟然让众人在太后丧期大笑,大开杀戒。刘子业走后,刘楚玉站在太后灵前,攥紧了拳头,这样不仁不义的刘子业实在该杀。

当夜天雷滚滚,刘楚玉去了刘子业宫中,杀心重重。刘子业抱着阿姊大哭,大喊着有鬼,殷淑仪和太后都来找他索命了,还喊着有人要杀他,刘楚玉本来已经打算要出手,但是禁军听后刘子业的大喊声后冲了进来。刘子业把人赶出后,刘楚玉看到他吓得躲在被子里,问起他到底在怕什么。刘子业想起他小时候,殷淑仪仗着陛下的宠爱,对他做尽 之事。之后刘子业成长起来,亲手掐死了殷淑仪,谁让他怕了,他就杀了谁。刘楚玉问他会不会杀自己,刘子业靠在她肩上,举止亲密,阿姊对她最好了,他还要保护阿姊呢。刘楚玉一时动容,放下了杀心。

刘楚玉找到天如镜,问起他师父与容止之间的恩怨。天如镜告诉她容止是贪狼之命,天生阴险狡诈之徒,奈何刘楚玉贪恋他的容貌将他留在公主府中,所以上一代天师与容止做了约定,除非他能挽回败局,否则就不能离开公主府,天师去世后,这个约定由天如镜来继承。刘楚玉从来不信命格之说,她只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希望天如镜能给刘子业驱鬼,让他不要再害怕鬼怪。谁知天如镜执意说自己不会驱鬼,更不会说谎。

刘楚玉回府后,面对这一池平静的湖水,心中却起了涟漪,她不知道该不该杀了刘子业。恰逢容止过来,刘楚玉问他心中纠结时该怎么办,容止让她遵从自己的心。这句话让刘楚玉豁然开朗,既然她不忍心下手了,那就要彻底改变刘子业,这样倒也不违初衷。只是面对同为天机阁之人粉黛,看着她为自己担心,心中不免愧疚。

刘楚玉为了刘子业,计划以喻子楚的名义在竹林宴请氏族,拉拢人心。她之前曾以喻子楚的名字参加过一次曲水流觞诗会,以这个名义广邀名流甚好。刘子业不肯上朝,刘楚玉也不逼他,只给他讲起了刘氏先祖的事,希望他从中受益。刘氏先祖本是寒门,后来凭着自己的努力投入军营,礼贤下士,遂成就一番功业。刘子业听得津津有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起效。刘楚玉出宫,天如镜特意等在宫门口告诉她这么做无济于事,这是违背天道。刘楚玉并不信什么天道,她只相信自己。

刘楚玉为了改造刘子业极为用心,整日起早贪黑准备明君故事。容止知她意图,摇头失笑,想不到她竟能为刘子业做到如此境地。刘楚玉这些天太过操劳,嗓子都哑了,容止亲自为她诊治,容止让她好好保养喉咙。刘楚玉的竹林宴定在三日后,容止答应她会在宴会上跳舞。

竹林宴氏族名流齐聚,容止在竹林中以竹枝为剑轻舞,姿态潇洒随意,王意之却从中看到了锋芒毕露。一舞毕,刘楚玉一身男装,匆匆赶来。她之前参加曲水流觞诗会之时,与一位萧郎君结下了梁子。宴会上的萧郎君话中有话,对她成见极大。刘楚玉下定决心让他心服口服。萧郎君是爱琴之人,刘楚玉在宴会上准备的琴大有来头,是司马相如的绿绮,为了一举收服萧郎君,她抬手摔了绿绮,萧郎君激愤,刘楚玉笑他空有琴技,却无琴心,只把弹琴当做追名逐利之器。这一番话让萧郎君羞愧不已,也对刘楚玉彻底改观。

萧郎君走后,竹林来了一位建康第一美人-钟年年。这把琴本就是钟年年的,她本意欲用此琴择婿,才会高价出售,桓远不知这背后深意,才会买了此琴。钟年年见到买琴的幕后之人,想要常伴左右,刘楚玉虽然在外以男装示人,但她毕竟是女儿身,她的一番推辞,让钟年年觉得受辱,发誓从此离开建康城,永不出现。

公主府中,墨香发现粉黛暗中放鸽子与外界联系,起了疑心。

第7集 - 刘楚玉决心改造刘子业

刘楚玉拒绝了钟年年这等美人,遭到了钦慕美人的名流唾弃,纷纷离去,一场宴会,不欢而散。刘楚玉生气而走,桓远随之而去。王意之听到桓远叫刘楚玉公主没有一丝惊讶,只是诧异于她为何生气。容止告诉他刘楚玉为了这场宴会,费尽心思,却被一个被名门世族追捧的美人给毁了,她能不生气吗。

钟年年放话只要喻子楚在建康一天,她就永不归来,仰慕她那些名流恨透了喻子楚,刘楚玉拉拢名流的计划彻底落败,刘楚玉和钟年年无冤无仇,刘楚玉敢肯定背后有人搞鬼,她是不会让背后之人如愿的,拉拢名流不成,还有寒门庶族呢。钟年年背后之人正是容止,这件事后,他命钟年年即刻离开,带信回去,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他必会成事,让那边的人再忍耐一些。

粉黛看出刘楚玉对刘子业的用心,气她异想天开,但刘楚玉想要试一试,试着改造刘子业,粉黛与她一起长大,答应刘楚玉暂时替她瞒着天机阁主。但是阁主岂是她们想瞒就能瞒住的,阁主命粉黛告诉朱雀,十日内完不成任务就不用再回去了。

容止故意做菜试探刘楚玉,终于发现了她的端倪。皇族之人为了防止外人下毒,总会服食微量毒药,以加强耐药性,但是刘楚玉对此一概不知,实在是不应该,除非她是假冒的。从她这些日子的行为来看,她是想要保住刘氏江山。而容止留在建康城的目的便是扰乱刘氏江山。

这日,刘楚玉带刘子业出去玩的时候,偶然遇到一群孩童,刘子业听到他们唱童谣,什么宫中有两帝,真天子假天子的,勃然大怒,下令杀了他们,刘楚玉想拦都拦不住。一行人回到公主府,刘楚玉问刘子业为什么刚答应了自己不再滥杀无辜就突然反悔。刘子业告诉她那首童谣的含义,朝中戴法兴把持朝政,他就是童谣中的真皇帝,而湘中历来出皇帝,他们的皇叔刘彧湘东王也是一大威胁。刘子业今日出宫沈庆之把自己的心腹宗越调过来保护他,宗越抓了在外偷听的墨香进来,非说他是细作,要杀了他,眼看剑就要落下来,粉黛扑了过去,用肩膀替墨香挡了一下。刘楚玉力保墨香,刘子业相信她,在她的苦苦相求下,也答应考虑不再滥杀无辜。

墨香很感激粉黛救了自己,特意向容止求了药拿给她。刘楚玉心情很糟,容止过来连番安慰,刘楚玉靠在他肩上,难得有片刻放松。桓远见此情况,私下提醒刘楚玉不要和容止靠得太近,容止那人心思极深,让人看不透,非常危险。同时,粉黛提醒刘楚玉十日内如果她不能杀了刘子业,死的就是她,天机阁主的命令,从来没人敢违背。

刘楚玉心思重重地进宫去了,沈庆之戍守宫门,警告她不要蛊惑皇帝。沈庆之的侄子沈攸之和宗越现在是皇帝的左右手,尤其是沈攸之,刘子业杀人之事他多有参与。刘楚玉进宫路遇天如镜,天如镜知道她是为了戴法兴的事来的,告诉她来晚了,刘子业已经下令杀了戴法兴和他的两个儿子。刘楚玉气天如镜身为天师,明明可以却不作为,死守什么可笑的天道,着实令人气愤。

刘楚玉不想放弃刘子业,一心劝他不要滥杀无辜,刘子业一直非常喜欢阿姊,看她如此坚持,勉强答应下来。刘子业抓了自己的四位亲叔叔,怕他们意图谋反,就连远在封地的皇叔义阳王也被他抓了过来。刘子业本意是杀了他们,但刘楚玉建议关着他们不要造**即可,否则只会留下滥杀无辜的骂名。与此同时,牢房中,天机阁的弟子混了进来,给关在这里曾向天机阁求助的二位皇叔送信,让他们稍安勿躁,阁主会救他们出去的。

刘楚玉在宫门口遇到天如镜,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让他去见识一下民间疾苦。他们先是到了一处农户,两人孩子好不容易吃了一口饱饭,却不知这是被卖前吃的最后一口饭,随后刘楚玉和天如镜跟着那群被卖的孩子,看了他们被卖后的惨状。刘楚玉看到自己激起了天如镜的同情心,才说出此番举动的目的,她明日想上一份奏折,请刘子业把被贵族圈占的土地还给百姓,刘子业迷信,一定会让天如镜占卜,刘楚玉希望他到时帮自己一把。这想法太过大胆,天如镜一时不能答应。越捷飞请求刘楚玉不要再为难他,越捷飞和天如镜同出一门,实在不忍自己的师弟被如此为难。

第8集 - 刘楚玉计划频频受阻

刘子业如今的卫将军何瑀之子何迈的妻子,与此同时,牢房里天机阁的人此次只能救出去一人,湘东王刘彧当机立断把机会让给了九哥义阳王。义阳王逃跑的事很快就被发现了,天机阁的人去引开一波人,义阳王趁机跟着送何迈妻子尸体出去的队伍混了出去。

公主府中,刘楚玉拟好了奏折,拿给容止看想要争取他的意见。容止告诉她不可,氏族豪门圈占土地之风盛行,要做成这件事,必须要有军队的护持,而且不止建康城,城外的山川湖泽也被氏族圈占,百姓就算是钓上来一条鱼都要上税。听他如此说,刘楚玉有了新的主意。

突然越捷飞来报,天如镜失踪了,天如镜从小心思单纯,不知世事,只会占卜,刘楚玉的话对他触动太大,越捷飞担心他出事,请刘楚玉帮忙寻找。今日似乎注定多事,天上下起了雨。刘楚玉和容止一起去找人,谁知正好遇到了出逃的义阳王和奉命相帮的萧道之,也就是曾和刘楚玉作对的萧郎君。刘楚玉虽然觉得义阳王出逃之举甚为愚蠢,但是为了不让刘子业滥杀无辜,她觉得必须帮义阳王一把。

接近城门之时,遇到了大肆搜城的沈庆之,他拦下刘楚玉的车架要搜查,容止情急之下拆了刘楚玉的头发,沈庆之掀开车帘便看到了衣衫不整、香肩半露的刘楚玉和容止,大呼荒唐。刘楚玉送义阳王到了东山脚下,听到义阳王打算从此隐姓埋名,刘楚玉才放下心,如果义阳王想回到封地起兵的话,刘楚玉一定会在此杀了他。

正好越捷飞在附近发现了天如镜衣服上被刮下来的衣料,大家一起上山寻人。天如镜果然在山上,还有另一意料之外的人-王意之,王意之在山上有一座小屋,兴致来了,来此烤肉,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人。王意之赠了刘楚玉热汤,刘楚玉却把这碗汤递给了天如镜,随后伴着萧道成的琴声,王意之和刘楚玉吟起了诗,听到王意之说起天子无道却无人挺身而出之时,天如镜像是突然被说中心事,惊得手上的碗都掉了。第二天一早,东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天如镜答应帮助刘楚玉。天气寒冷,王意之准备了肉汤给大家,只是容止未喝一口,王意之由此知他的戒心甚重。

墨香不知容止为何要点拨刘楚玉朝政之事,容止淡定地喝茶,吩咐他备好热汤,刘楚玉不出半个时辰必定返回。与此同时,何迈带着家奴抬着棺材在宫门口讨要公道,他说着棺材里根本不是他的妻子新蔡公主,要皇帝还他一个公道。刘子业被激怒,用弩射死了何迈。

刘楚玉和天如镜赶来,正好这一幕,刘楚玉恨铁不成钢,扔下奏折转身就走。在街上遇到了正在被竹笼游街的两个位皇叔,听到他们口口声声求饶,刘楚玉又回了宫中,她劝下了正在暴怒中的刘子业,出宫之时遇到沈庆之。刘楚玉原本一直劝刘子业不要杀了皇叔,以免落下凶残无度的骂名,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刘子业的做法已经激起了皇叔们的恨意,此时若是不除,留之必有后患,刘楚玉下定决心斩草除根。而最适合做这件事的就是对刘子业忠心耿耿的沈庆之,果然一听到刘楚玉的想法,沈庆之立刻会意。

刘楚玉得到王意之被赶出王家的消息,急忙赶了过去,到了才知道有人举报王意之通敌叛国,王家为了避嫌要将他赶走,王意之性情洒脱,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有人拿他救了两个异国老弱之事做文章,针对之意昭然若揭。刘楚玉见他无家可归,提出收留,谁知王意之却说她那里是虎狼之地,自己可不敢去,他告诉刘楚玉自己会去城外的庙里暂住,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那里找他,同时说她脸色不好,提醒她多去建初寺拜拜。

刘楚玉回府后觉得王意之话里有话,匆匆赶去城外庙里,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一纸信笺,只是普通的告别之词,但是中间有个在火光下若隐若现的然字。刘楚玉想不通,暂时回府去了,她太过劳累,拿着信笺就睡着了,一夜过后,却发现信笺不见了。看她着急找东西的样子,粉黛提醒她不要再为刘子业浪费时间,阁主给的时间不多了。刘楚玉隐隐觉得一直有人在暗中破坏她的计划,她宴请名流,突然杀出个钟年年搅局;她刚劝服刘子业不要杀人,居然出了那样一首童谣;而她好不容易说服天如镜帮忙了,却出现了何迈逼宫之事,这背后一定有一双手在操控,只是那人会是谁呢?

刘楚玉一直觉得王意之是要告诉自己一些事情,突然想起他曾让自己去建初寺拜拜,而建初寺主持法号寂然,刘楚玉匆匆赶去,却发现建初寺遭遇刺客,寂然主持下落不明、是生是死尚不可知。与此同时,花错一身黑衣回到容止房里,今日袭击建初寺的就是他,可惜让寂然逃掉了。容止只是想起到警告之意,意思表达到了就好,也不用杀人。他拿出那张王意之留下的纸条,想不到他临走前居然还想揭发他,容止早在东山上之时就知道王意之怀疑自己了,所以才会设计逼走他,而王意之那等聪明通透之人显然是知道他的用心的,只是没想到走之前居然还留下了如此线索。

第9集 - 刘楚玉遇到刺杀 容止舍身相救

今日就是天机阁主留给刘楚玉的最后期限,如果她不能杀了刘子业完成任务,那等待她将会是严酷地惩罚,粉黛一直为刘楚玉担心,提醒她不要忘记任务。但刘楚玉一心想改变刘子业,早就放下了杀心。刘楚玉带着容止给她的香囊进宫,谁知半路遇到了刺客,侍卫急忙回府求救,容止匆忙赶去营救。

混乱中刘楚玉落了单,刺客鹤绝持剑进入马车,鹤绝是与花错齐名的剑客,鹤绝一直以为是刘楚玉囚禁了花错,威胁刘楚玉放了他,刘楚玉告诉他花错只是受伤暂住公主府。鹤绝一直恐惧女人,因此近不得刘楚玉的身,马车狭小的空间,反而让他自己难受不已,容止就是在这时飞身上了马车,他告诉鹤绝追兵马上就到,劝他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鹤绝不疑有他飞身离去。

疾驰的马车根本停不下来,容止以言语相激,想让刘楚玉先走,刘楚玉本来已经信了,但是突然想到容止跳上疾驰的马车,不可能如此轻松,果然仔细观察后发现容止的脚卡在马车上不能动。前面就是悬崖了,在马车跌进去前一刻容止及时砍断了马车与马相连的绳索,减缓速度,抱着刘楚玉跳出马车,两人翻滚几圈才终于停下来,容止胳膊受了伤,拿出银针为自己止血。鹤绝突然返回,因为他意识到容止刚才是在骗他。鹤绝一直想和花错争出个高下,容止却偏偏高捧花错,贬低他,把他的怨气都引到自己身上来,想着再拖个一时半刻,援兵应该也就到了。

容止武功不如鹤绝,自知敌不过,翻身跳下悬崖,刘楚玉见此,紧追其后跳了下去。悬崖壁上有一处落脚之地,容止早就知道,他跳下来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是没想到刘楚玉也会跟着跳下来。容止伤重靠在刘楚玉肩上暂歇,他不管自己多难受,也总会笑着面对,容止告诉刘楚玉自己小时候不受父亲喜欢,经常被打,他只有笑着才会让让父亲心软。刘楚玉心疼这样的容止,她一直以为容止无所不能,没想到他也有这么弱小的时候。

公主府的救兵赶到,刘楚玉和容止平安回到府中。在这之前,刘子业突然到访,粉黛知道这是个机会,既然朱雀下不去手,那就只能她来了,她和朱雀从小一起长大,实在不忍朱雀因为完不成任务而受罚,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天机阁主答应再给她三天时间。粉黛找准时机给刘子业献舞一曲,刘子业色迷心窍,将粉黛带入宫中。这一切墨香都看在眼里,攥紧了拳头,忍了又忍,才没有让自己做出过分任何阻拦的行动。

刘楚玉回府后,桓远将粉黛入宫的事及时告知她。刘楚玉急匆匆入宫,想要救下粉黛。但是刘子业的寝宫也不是她想进就能进的,刘楚玉在外面遇到了新蔡公主,刘子业之前强行抢占了新蔡公主,新蔡公主此时见到刘楚玉言语侮辱,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刘子业的贴身侍卫宗越赶到,刘楚玉不得不放弃救人,无奈出宫。宗越一直怀疑刘楚玉会对刘子业不利,在宫门口特意提醒她注意身份。

刘楚玉遇到的刺客是驸马何戟派去的,何戟一直不满刘楚玉淫乱荒唐,让自己丢尽了脸面,遂安排了刺客,只是没想到鹤绝居然失手了。公主遭遇刺客,何戟作为驸马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去看望一番,谁知他带着药材前去,却被刘楚玉的侍女幼蓝拦在门前,说是公主休息了。何戟转身准备离去,却在回廊上偶然看到刘楚玉向着容止所在的沐雪园方向去了,心中怒意滔天,一把摔了手中的放着药材的盒子。

刘楚玉担心容止伤势前去看望,言谈间,容止提起粉黛,说是墨香和粉黛相互爱慕,想让她成人之美。刘楚玉一直不知道墨香和粉黛的事,闻言攥紧了拳头,粉黛已经进宫了,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刘楚玉离去后,墨香进门,容止问他既然知道刘子业秉性为什么还要眼睁睁地看着粉黛进宫。墨香内心苦涩,痛苦至极,他知道容止在明知粉黛已经进宫第情况下还说出刚才的请求,就是为了让刘楚玉对刘子业失望,不再试图改变他,进而拯救刘氏江山,其实墨香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他虽然爱慕粉黛,但是与自己的爱情相比他更忘不掉的是全家的血海深仇,当初他眼睁睁的家人死在宗越的剑下却无能为力,支撑他活着的唯一信念就是灭亡刘氏江山。

宫中,粉黛趁刘子业熟睡,与不堪受刘子业侮辱的新蔡公主一起给他脖子上套上了长绫,用力拉着两边,眼看刘子业呼吸越来越困难,暗卫统领林木突然出现,救下他。与此同时,刘楚玉从噩梦中惊醒,预感到宫中可能出事了,果然不到片刻就被传召进宫。新蔡公主已死,粉黛受伤跪在大殿之中。刘楚玉见此心急如焚,却不能落出半丝破绽,眼看着刘子业对粉黛用刑,刘楚玉实在不忍心看粉黛受折磨,亲自下手结束了她的生命,她满脑子都是自己从小和粉黛一起长大的画面,借口头疼,匆忙出宫,半路遇到了天如镜。

大同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尔多斯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
枣庄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乌鲁木齐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