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六百六十五章:片上学来的!(1)

2019-10-12 23:2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六百六十五章:片上学来的!(1)

接下来的几天里。

秦凡抛开了跟家庭无关的一切事。

至于马云斌跟陈芸芸的饭宴有没有擦出火花他也没去干涉作问。

白天带着一诺陪着爸妈跟小姐姐及岚姨周游江州。

晚上锁好房门跟一诺姐姐进行一番爱到至极的交融!

那各种老司机式的调教让一诺姐姐好不羞涩,连接问了好多次秦凡是哪来的经验。

对此,秦凡只能厚颜无耻地回复五个字:片上学来的!

这又是让蒋一诺大呼死变态!

但不管是大变态也好,色-情狂也罢。

最后秦凡都在策马扬鞭的一往无前中把她征服地顺从乖巧。

然而美好的日子总是稍纵便逝。

元旦假期在白日游玩晚上啪啪的节奏中眨眼便过。

一月四号,清晨。

在这元旦的最后假日里。

秦凡跟蒋一诺便直接赶了最早的那班机。

头等舱里。

“还这么困吗?”看着坐在身边的可人儿,秦凡怜爱地揉了揉她额前的刘海,道。

“都怪你昨晚折腾到三点半!”佯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态来,蒋一诺咬牙斥道。

殊不知这不分场合的脱口而出一下子让周边机位上的乘客纷纷愣住。

一男一女,折腾到三点半?

半夜三更能有什么能折腾的?

答案呼之欲出。

周围乘客一时间看向秦凡两人的眼神都变样!

后知后觉的蒋一诺感受到周边异样,顿时通红起了脸!

满脸尴尬的红潮中甚至是恨不得直挖地缝给钻进去!

..........

从江州到金陵的机时虽然不多但那也得需一个多小时。

可蒋一诺脸上的红潮直至下机之后都没能褪去。

那溢于言表的羞涩尴尬在瞪眼对向秦凡时无不都是咬牙切齿的忿忿!

“好啦!乖,别绷着脸了!”走出机场,秦凡伸手把蒋一诺的外衣拉链往上一提,柔声道。

“都怪你,都怪你!你要是不这么一问,我指定不会这么答的!一时间没考虑太多就呼出声来了,太丢人了!”蒋一诺依然难以释怀地说道。

“这不都过去了吗,咱们跟他们谁也不认识谁!乖哈!”

伸手把蒋一诺给搂住。

话了之余,不容一诺姐姐反抗。

秦凡便在紧搂中往前走了起来。

坐上约专车。

一路朝往金陵大学驰骋返回。

“一诺,我就不进去了,还有点事要去处理!”

金陵大学门口,秦凡双手倚抓着蒋一诺的两边香臂,淡淡一笑道。

“有事要去处理?你这又打算走多久?”

幽怨的神色当即从脸上浮出,蒋一诺失落地问道。

她没有问秦凡去处理什么事,而是问秦凡要走多久,就冲这点,这个女人的大智慧完全展现了出来。

“可能要一段时间吧!想我了可以给我

!只要我不是在忙着,指定得跟你谈情说爱!乖乖的,等老公下次回来再带你一起欲-仙-欲-死地飞啊!”秦凡贱贱****道。

“混蛋!你说话注意点分寸!”乍听秦凡这么一说,蒋一诺立马条件反射地往周边环扫起来,似乎飞机上的那出尴尬成了她的心理阴影般。

“我这不把握着分寸呢嘛!好了,一诺,就这样吧!等我归来!”

说话间,秦凡把唇往前一凑,贴在一诺的额头上深情吻落。

他自然清楚蒋一诺是不舍,是不希望他离开的,但没办法。

接下来的那些行程安排,早就是势在必行的了。

“嗯,那你去吧!注意点!别让我等太久了!我怕我会慌!”

对望着那写满了柔情的眼睛,蒋一诺满是幽怨不舍地说道。

“那我走了!”

说落,秦凡再次一吻。

旋即在蒋一诺的目送中转身潇洒地走了起来。

一直目送着那道身影的离去,直至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蒋一诺这才在哀叹中落寞地回身往学校里头走进去。

没有选择工具出行的方式。

当离开金陵大学范围之后,秦凡便掠起了那毫无保留的金丹速度来。

迎着高速公路两侧的崇山峻岭如似流星划掠地发起着闪蹿。

不及半小时。

衔接香江的深圳海关闸口。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闪过?”一名闸口安检员愕然地瞪眼道。

“叼,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哪有什么东西闪过?”另一名安检道。

“我感觉好像有阵风卷过,是真的!”那名闸口安检员在说话间转头看向了另一头,只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李,你这是虚了出现幻觉了!哈哈,我们知道你最近交了个很索的女友,但你也得节制着点啊!可别让身体给掏空了!哈哈!”又一名安检员打趣起来。

“难道真是错觉?”

那名闸口安检员在摇头中低语自喃起来。

与其同时。

秦凡也跃过了海关闸口。

在踏上香江境域后,速度也缓落。

没有打去询问赖诸葛此时身在何处。

迎着繁华的香江岛,神识顿时扩散出去。

而后在锁定赖诸葛气息所在后,便悠哉地走了起来,那带笑的淡然神态中满是闲情逸致的流露,似乎并不急于妖龙之气的问题,似乎想好好游览游览这贵有亚洲四小龙之称的香江。

香江,中环。

一间坐落在繁华中心的大厦里。

三十三楼。

偌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赖神相,四天了!你所说的援兵现在都还没影,明天,妖龙之气就要扩散了,你还让我们都按捺着不动?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江州方面的居心意图了!”

气氛紧张的会议室里,一名约莫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的青年冷笑着道。

“周大师说得没错,你们一号便前来江州,而现在都4号了,妖龙之气也即将爆发,可在这么过程中你们非但没有出手,还拉着我们一起等着,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们不想参与的话,直说!我们香江方面也不会求着你们帮忙!可你们没必要这样!”另一名香江方面的大师也是愠容遍布地不满道。

“对,你们江州方面的来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真当这次来香江是旅游的吗?”

“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千方百计地阻挠着不让我们出手,到底有何居心?”

“今天你们必须把交代给出来!”

会议桌两侧。

一侧为香江方面的术学大师。

一侧为江州方面的术学大师。

紧着三十岁左右周大师的冷笑之后。

一众香江方面的大师顿时愤慨不已地厉声质问起来。

纵观江州方面的诸位大师,一个个都阴霾遍布地沉着脸。

去尼玛的!

要不是怕妖龙之气会趁势会波及到内陆。

他们还懒得趟这淌浑水了!

这前来的好心竟然被当做是驴肝肺了?

草!

“好了,别他妈没完没了地瞎囔囔了!你们去吧!没人会阻拦你们了!”

蓦地。

不等以赖诸葛为首的阵营做出话语来。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道戏谑至极的声音嘲弄不已地讥讽响起。

(本章完)

黄石男科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舟山男科
黄石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