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雨墨】未央倾城(传奇小说)_a

2020-01-17 00:2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他离开了已经很久。梦境沿路走过她从不知道的四季。飞鸟像是从树枝间浮游着一般,无数翅膀振动的声音。消失着。在初夏的天空里。 序:

他离开了已经很久。梦境沿路走过她从不知道的四季。

飞鸟像是从树枝间浮游着一般,无数翅膀振动的声音。

消失着。

在初夏的天空里。

那些翅影下被轻抚的叹息,像漫天飘洒的光尘,沿路轻轻坠地,变成铺展在我们前方的,一条发亮的银河。梦境沿着来路,也留在去路。

我们包裹在透明的茧里,我们微茫的什么都不是。

人群聚拢又散开,天色染黑了再变白。

一年,一转眼十年。

丢失的手牵起了未曾拉过的手。

消失了。

“我必不离不弃。无论疾病或死亡,贫穷或富有。”多年前,我在你耳边低声地说。

楔子:

世界洪荒一片,延续了千年的剑道覆盖着整片大陆。辽域,月色如水地从上空照下来,明月目送着思念如潮水般席卷一切,银色成为汹涌的疆域。大地火光冲天,光线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我第一次看见他寒冷的神色,坚毅但像是一阵阵尖锐的冰凌划过心脏。战马在旷野上飞驰,曾经身披战袍的人,轻轻拨动着古琴,悠扬的琴声在天地里震出弦音的涟漪。是古曲!辽阔而苍凉的曲调盘旋在王城寂静的上空,夜色在弥漫......

“妃儿,我将要成为最好的杀手。”他俯下身,倾国倾城的容颜荡漾在辽域的风中,在我眼前徐徐绽放,遥远但是氤氲,像是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最终变得不再清晰。

我的名字叫紫妃,辽域的琴师。我和我娘母女一直相依为命。相依为命其实我过着寸衣金缕的生活。因为我娘是辽域第一的琴师。她的名字叫缠月。

时历王朝六百七十年。天大寒。死亡覆盖辽阔的疆域,所过之处是一片未及的覆没。亭台。美好的容颜。长风落尽繁花满裳。王城。夜家唱晚。

依然是华丽,依然是柔软的乐律飘荡着。

就在那一年,落蝶轩名满天下。

曾经热闹的长街,现在人去楼空。黑暗吞没着温暖的见证。天地间回荡着寒冷的气息,将一切置于摇摇欲坠之中。初夏的最后一缕灯光落在落蝶轩的大门上。

疾风,摇晃的大陆,视线里分辨出若有若无但是格外浩大的光亮,周围仿佛是漂浮着一种近乎浓烈的黑暗。清晨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震慑力,寒冷沿着山河推进,一寸一寸地湮没无数的枝桠。

辽域从上古沿袭下来的剑术,蛊术,还有其中的巫术。到了现今,巫术师的人数渐渐变少,成为特别的巫师一族。而最杰出的巫师,全部来自星冥台,可是王城和星冥台彼此相对的两个名字,星冥台却像是荒海遗迹般,沉默地存在了很多年。

直到落蝶轩的门口贴出了那张告示。

像是水波般,在这片洪荒与咒语并存的大陆上,将一切微微地摇晃。告示上写着一行文字:

五月初十,星冥台欲招新近巫术师。有意者请入住落蝶轩。

天空将光线轻轻地擦亮,风吹得很大,变幻着在空旷和安静的天地里激荡起涟漪。千万张面容和树影中腾空的飞鸟,在这一刻,都打上了印记。

紫妃经常在大厅中抚琴直到日落,头发沿着长袍软绵绵地覆盖下来,还有一些凌乱地飞舞在辽域的风中。落日的余晖下她的眼神潺潺流淌,像极了辽域四十四里温柔婉转的河。悠扬而蜿蜒的流水,四散开来。

然后紫妃的琴声忽然从地面腾空而起,被无数黑色的骊歌带上透明的苍穹。

从绛红色的衣襟披上肩膀,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的时间。然而一转眼,飞鸟纷纷将鸣叫声隐没在枯萎的落叶后面。

这座倒映了王城盛世的繁华,还有陌客往来,市井凡夫,川流不息。

五月初九。浓雾将夜色打湿,留下闪亮的痕迹。长街的尽头只剩下落蝶轩,很少的灯火环绕着,然后又在一瞬间全部地消散。王城突然暗下来。像是空气里出现了一些不经意的波动,一圈透明的涟漪一晃就消失。带走了所有的尘埃。甚至所有的脚步。

垂落在门口的卷帘发出簌簌的声响,有人进来了。

一千只飞鸟遮蔽光线,翅膀交叠过沉甸甸的黑色云朵,飞过带血的天空。

紫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空气中些微的声音,从远处一点点地回响起。“见过名琴。”声音低低的,充满了磁性一般,在耳旁很近地传来。她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的说话的男子。年轻挺拔的轮廓,头发用缎带很简单地扎起来。

男子带着面具,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他的姿势像是一把随时出鞘的剑一样,冷静,沉稳,锐利。他的白衣在无数盏龙灯的笼罩下发出柔和的光。一身白色长袍轻轻地动着。并没有起风,可是那些风,却像从他身体散发出来,围绕着他的身体旋动一样。

那张没有表情的白色面具,像一个魅影。而这张面具背后,她隐约看到一双比星辰还要璀璨的眼睛。

白光带动着疾风,越来越亮。将落蝶轩笼罩在里面,最后模糊了所有的天空。

“记住我叫罹照。”

然后轻轻地,缓慢地摘下了面具。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的罹照。

当我看见那张英俊而略微显得粗犷的面容,一寸寸,一点点呈现在眼前,和往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他的尊容仿佛被昨夜的光线穿过窗棂照亮的寒冰,散发着一种交替的生死之美。

多年以后,我所站立的地方,不断地有盛开的石英花象是荡漾一般,被植在淡淡月牙色的广场地面。在我经过的路途中反复地出现。从穹顶垂落的天光倾泻而下,那些尘封的往事一波一波地打来。它们是黑暗中巨大的秘密。而整座大厅,依然是飘渺又模糊不定的表情。关于这个王国,我无从知晓。我只是隐约地感觉,将有什么毁灭在这里。北方辽域最恢弘最晶莹的宫殿。我终于看见了他们敬仰的神,看见他高高地屹立于城墙之上。这景象我隐约地记得。脸上坚毅的神色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还有桃花的飘逝……时间忧伤地轻晃。无数过往的碎片在那一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涌来。因为我看见一张格外熟悉的脸。我在心里小声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断裂的星象

(一)行北方,大凶

我握不住手中的纸张,它随着风飞向空中,向着前方的辽域宫阙缓缓飘去。

无数张男子的面容在天空一一地出现,年轻的,悲伤的,沉沦的。伴着背景里若有若无的呐喊声。

我还是离开了,离开了落蝶轩。我看着那个方向,那片丝竹萦绕的别院,那里的流水碧绿清澈,回旋缠绕我的梦境。

我说,娘,我去星冥台。

我不想。娘摇摇头,我想回到江南。那里没有冬天,没有雪。在江南,桃花永远不凋零,永远有天空中飞鸟一声短促的破鸣,清亮有如我眼中融化的冰雪。

画面的最后,是几个破碎的片段。我看见光芒从入口处不断地流淌下来,一缕一缕地洒落在苍蓝色的天空中,娘的声音开始茫然和伤感,她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她说,紫妃,前面就是星冥台的入口了,他们在前方等你,紫妃,我的孩子,紫妃……

星冥台的最高处。整座山谷在消失的光线中只留下一片轮廓。一开始是坠落的视线被包围着黑暗。虚幻的倒影,像是曾经有人手持银枪指向地面,一点点地将我推向巅峰,最终消散。

这个凡世是灵力幻化出的世界,整个世界由巫术师支撑。那些强大的巫术师们联起手来,可以将虚幻的倒影凝聚化成巨大的陆地,怒吼的风雪。

天空被风紧紧地卷裹着,像一个透明的茧一样。飞鸟低低地斜掠过宫殿,翅膀葬送着光线,掠过星冥台冰蓝色的上空。

那是我在辽域的最后一个冬天,大雪如杨花,眼前是坚固的城,身后是轻晃的影。繁华的人世,流转的经年。日升月沉,草长莺飞。在画面的最后,那个人总是转身离开,留下我在原地,消失在飞扬着雪花的最深处。

星冥台高逾万仞,它的轮廓是夜色下的潋滟池水,吹入寒冷融化后的暖意。

柳叶残酷地凋零,那些柳叶落在大地上面蔓延开来,所过之处,全部盛开如跳动的火焰。然后一切渐渐熄灭。罹照的身影轻轻地晃动,在风起的波纹里,晃动成季节深深浅浅的暗影。

辽域的冬天会持续一年,然后才是短暂的春天,夏天和秋天。所以住在星冥台,仿佛永远是风雪里卷动的深夜,大厅像是寒冷弥漫的寂静旷野。

我想去摘桃花了。

紫妃,你不许去。罹照的面容笼罩在寒冷的戾气下,已经有一些细小的风雪围绕在他指尖,那是巫师召唤术前的手势。

几天后我还是去了星冥台的后面,那片长满了桃花的庭院。因为一个人住在星冥台里面,傍晚听着窗外淋漓的雨声的时候,肯定会空旷的寂寞。

当我缓缓地经过城墙,我觉得周围的空气被卷动成巨大的漩涡。一晃神大片大片的光彩出现在眼前。我看到星冥台直挺入苍穹,仿佛千万仞。整个大殿仿佛一把白色的长剑的形状,无尽地向上延伸。偶尔很亮的日光会如水般流泻开来,那些光芒所凝聚的光束突然破裂如水晶般散落在脚边。

雨已经停了。只是枝叶间依然有着无数的花瓣,在风吹扬间细小地洒落。

春天还是来临了。在寒冷的白色笼罩下到来。

当我站在庭院的中央,风从很远处吹落,像是从天空上破空而下,又像是从脚下四散开来。周围的桃花开始飘零,卷落到我面前,如星光般纷纷扬扬,在前方铺展成一道花瓣的轨迹。庭院中随处可见有宫女缓缓经过,花瓣一片一片地飞入她们的头发里。

我甩开衣袖扬起手中的花瓣,旁边的男子安静地站在远处。几缕长发垂落下来遮盖了他的面容。目光游离而飘散,轮廓沉稳而锐利。

“你真好看。”

我想请你看一样东西,小哥哥。

我轻轻一抖,手心像是有光线般的针芒发出白色的光亮,一丝一丝地贴附在刚刚停在手掌中,轻轻地摇曳着花瓣的那朵桃花。

“夜来风雨声,梦里花落知多少。”

“那么好看……你多大了?”

“过了秋天就十四岁了。”

“你这么小,名字叫什么。”

身后传来声音,很轻微,仅仅是有一些花瓣在脚下碎裂。

“你居然在这里。”罹照的声音里隐约地藏着一些怒意。

“她是什么人?”

“没有必要解释。”

然后罹照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带我经过。

右手处传来越发清晰的疼痛。贴近手心的地方,他巨大的手掌里涌出更多的温热,泉水般的气息散发着一种雄厚和刚烈。

(二)二月初二,龙抬头

“一文钱可以买蜜饯么?”我问一名新近巫术师。

“不够。”她摇头。

“那它有什么用。”踢飞。

“谁的铜钱。”庭院中一片的寂静,天空上是流云行走的脚步声。我看着眼前的这名男子,星辰般的双眼,若有若无的口气,笑容如同荡漾在水中一晃就消失。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我能不能问下你的名字。”

“我还有事,等一下我好吗。”

雪昭山的夜晚很快降临,黑暗仿佛潮水般有着短暂而迅捷的美。天空是一种薄薄的轮廓,周围的星辰可以淡淡地洒下来。整片的大地蔓延在悬浮的银色光芒里。

那一晚,他的面容浮现在天空,又高又浅又透明,无法接近,无法触摸。

偶尔会有风从雪昭山吹来,我会安静地笑,脸上有着落寞的星光。

我知道那些星光又开始如杨花般翩跹舞蹈了。

仰望天空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年已然过去。

“花瓣流淌着水中破碎的经年,而你的笑容在我的眼前潺潺而过。我只希望你快乐,不要忧伤。”

当第二天早晨我走入大厅的时候,所有的人已经醒了。

那名男子和罹照坐在最远处,头发沿着他们的长袍散落下来,纷飞如同最唯美的画面。那天罹照的声音格外洪亮。我站在大厅的中央,风一直吹,有些长发披散在我眼前遮住了面容。我想看见那个人斜飞入鬓角的眉峰和脸颊深深的轮廓。他的笑容依旧明亮只是模糊,如悬浮的梦境。然后我突然就安静了。因为我听见花朵在周围不断地盛开的声音。

我朝大厅深处走去,那里,就是他和罹照。

我低下头,轻轻地说:“你是不是累了,需要我为你倒水么。”

“倒吧。”

我翻转着手掌,为他斟上茶。大厅的光线像是明亮了许多。他没有说话,温润的双眼像是游走着无数的光芒。杯盏的水溢满了边缘。

“你的名字呢?”

“我宁愿你记得我。因为,我有名字的。”

“我也有名字的。”

“我是紫妃。”

“我是易暖。”

“怎么写,你教我。”

我看见他的目光如氤氲的雾气般渐渐弥散开来,重新变成金墨一样清澈的光泽。

阳光倾斜地笼罩着星冥台,视线从那团柔光里模糊地分辨出越来越亮的两人的身影。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他们的首领罹照和易暖。“尾蝶,”罹照的声音低沉而温热,“请为我们曼舞一曲吧。”大理石轮廓清晰地包裹着屹立的楼台,在白色的覆盖下透出寒冷的气息。从人群中走出来一名女子,长发及地,闪亮的黑色。易暖的眼神异常的温柔,他看着她,目光像是微微地荡出了涟漪。他说:“尾蝶,我等了你好久。”

尾蝶对他微笑,小声地叫他,暖。

那一刹那间,我和他的一切斗转星移。天边有雷声滚动着,如沉重的鼓点捶击心脏。

共 171 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蝴蝶流离魂梦初,一夜醒转他年永。开鼓凤衔倾城武,红尘扬鞭人语空。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虽难得,仍愿信。任他千生百世,必有一人相忆。不管结局喜悲,我亦无怨无悔。洪荒世界的纷争,划破苍穹的厮杀。刀光剑影,灵力四溢,黑白之间演绎着生命的陨灭,爱情的喜悲。看飞鸟越过天际,流下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映照出男女主角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赏读一篇凄美动人的爱情传奇小说,构思精巧,思路清晰,内容新奇,人物鲜明,作者以丰富的想象、绚丽的文辞、细腻的笔法委婉曲折地呈现出了这一段美丽而哀婉的爱情故事,读起来十分的引人入胜!小说文风飘然绝俗,潇洒出尘,情感描写细腻,颇具感染力。问好作者。拜读欣赏!美文推荐品读!感谢您赐稿江山文学——雨墨梦乡,期待您更多精彩!遥祝您创作丰硕!【编辑:寒璃瑟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201 】

1 楼 文友: 2016-08-18 16:10:45 拜读小说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多愁善感,好弾秦筝,时刻都在穿越的“久”千岁。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8-18 16: 8:14 喜欢 很久才写,像是抚琴一样。

2 楼 文友: 2016-08-18 16:50:45 小说故事引人入胜,故事情节水到渠成,文字婉约隽秀,行文流畅。欣赏拜读,感谢老师赐稿,期待更多佳作,雨墨因您而精彩。 我的世界,有你路过就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8-18 17:02:26 不要当真啊。

 楼 文友: 2016-08-18 16:52:24 希望老师常驻雨墨,您的到来一定在雨墨大放异彩。为便于沟通,请加我14 7542212 我的世界,有你路过就好!

4 楼 文友: 2016-08-21 07:20:47 祝贺画眉老师荣获精品,期待分享你更多期待,欢迎多投稿。 我的世界,有你路过就好!

5 楼 文友: 2016-08-22 10:54: 1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8-22 1 :59:10 云淡风轻是男人的事情。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摔伤出血怎么消肿止痛
儿童止咳化痰安全用药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