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走尸档案第六十五章性格大变下

2020-01-26 04:2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走尸档案 第六十五章 性格大变(下)

白鹤一边说,一边躲到了锦鲤身后,这下子乾坤两道都呆了。

谭刃见此,微微撇了下嘴角,道:“无趣。”说完就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自顾自的洗澡。

我们其余人面面相觑,受的刺激太大,除了留下洪流两个守着,担心谭刃情况不稳出意外,其余人都回了殿里。退化之后,谭刃性格大变,这短短一会儿工夫,就抖出了一堆我平时都没见过的表情,简直可以做成表情包了。

黄连抹了把脸,脸上的肥肉直抖,说:“完了完了,大师兄这毛病不小,嘶……我说。”他看着坤道一帮被雷的七荤八素的姑娘们,说道:“你们可得离大师兄远点,他现在……相当于重新组合了一次,已经完全不是曾经那个人了,我跟你们说,万一他要强奸你们,你们就要大声呼救。”

这时,锦鲤幽幽的冒出了一句:“万一他要强奸你们呢?”

黄连一愣,紧接着擦着额头的汗,道:“不、不至于吧,性向难不成也变了?”

白鹤道:“应该不是,他刚才说让我留下呢。”

我坐在垫子上,心中血气翻腾,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那哪里是谭刃啊,不过是批了张谭龟毛的皮而已。

我所认识的那个面冷心热的洁癖龟毛,已经没了。

我有些不死心,问一边儿的周玄业:“消失的那些散魄,真的不能重组吗?”

周玄业已没有了伪装,神情阴郁,回答:“把消失的东西重组回来,比让死人复活还能,死人好歹还留着具尸体呢!哼。”他冷笑一声,对我道:“我真是小瞧了你这个祸害。”

天勤皱眉道:“这事儿和小师弟有什么关系,说到底都是龙组折腾出来的事,小师弟也是为了帮我们。”

周玄业猛地朝着天勤瞪过去,阴森森的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便在此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开口了,赫然是之前一直没有表过态的孤鸿,她看着周玄业,缓缓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周玄业目光移到了孤鸿脸上,神色变得有些奇怪,不知在想什么,阴郁的神情退了许多。他并没有回答孤鸿的话,只是对我们说道:“根据我最新得到的消息,龙组在联系真道盟,据说在打听玄金石的消息,已经有了些眉目,不过付出的成本相当大。所以禁地的事情,应该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们还是操心操心谭刃吧。”

顿了顿,周玄业突然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此人不是前人,对他还是小心些,不得已时,除之为上。”

天勤气的双目几乎要喷火,怒道:“不用你来指手画脚。”

周玄业嗤笑道:“那是谁请我来的?”说完,转身便走,自顾自的挑了间最好的房间休息了。我们三子观内的众人,可以说如同被放在笼屉里蒸一样,坐立不安,满心烦闷。

最后天勤主持大局,让大家伙儿都散了,各自打地铺休息,紧接着嘱咐我:“你在这儿等大师兄,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事,如非必要,你看着他,千万不要让他闯出什么祸来。”

我满嘴发苦,苦笑着点了点头,猛地,我想起了刚才周玄业的话,便问道:“他刚才说的那个真道盟是什么?”

天勤道:“宗教都是归协会管的,但这都是官面上的人,真道盟其实是各门各派各方势力的统称,没有固定人员和聚集地,只分传承和势力,每隔三年,还会有一些交流会。比如玄金石,这东西我们没有,龙组没有,但或许其它势力手中会有,如果通过真道盟,都找不到玄金石,那在中国境内,就真的不可能找到了,但愿他们能成功吧。”

说完,便也摇了摇头走了。

我一个人在大殿里坐在,回忆起几个月前初入三子观,第一次拜会无虚时的情形,此刻我所坐的这个位置,是无虚常坐的,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谭刃洗完澡,随同而来的洪流等人都松了口气,我们几人往屋舍处走,我一边观察谭刃,一边询问他禁地里的情形。谭刃比之前话多了许多,但说话的口吻很随意,懒懒散散的,眼神也很邪气,特别是看到另一边打地铺的坤道,还对着她们吹了吹口哨。

我几乎要疯了,道:“老板,你不能变回去吗?”

谭刃耸了耸肩,道:“变不回去,而且我为什么要变回去,我现在这样还挺爽,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人生还有这么多乐趣,啧,我以前真是白活了。”

我噎了一下,道:“你现在觉得和以前相比,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吗?”

“明显的变化?”谭刃突然邪气的笑了一下,压低声音凑过来说:“你觉不觉得孤鸿的胸特别大。”

“……”我血液直往脑袋上冲。谭刃见此,手往我肩膀上一搭,笑了笑道:“别哭丧个脸,以前我对你是太严肃了一点儿,我现在改了不好吗?你看,洁癖也没有了,人也开心多了,这难道不是好的变化?”为了证明自己的洁癖确实好了,他单手握拳,在我手上垂了一下。

我此刻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苦笑一声蒙头大睡。

对于谭刃此刻的状况,我没办法怪他,事实上他说的不错,现在似乎要开心多了,至于好色,只要不犯罪,那也很正常。我试着这样安慰自己,不过是谭刃性格大变而已,但这下半夜,我还是没睡着,因为我心里清楚,这不是性格大变,这是‘数据重组’,如果说以前的谭刃是一个洁癖龟毛版的软件,那么现在的谭刃,就是重新换了副新软件。

之前的那个人,确确实实的是‘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我只知道这下半夜,迷迷糊糊的,全是这些年的经历,每一段画面中,都有谭刃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面孔。

迷迷糊糊睡过去后,便一觉到了大天亮,外面传来的喧闹人声将我给吵醒了。我起来一看,发现就我一个人还睡着,我打开门,只见谭龟毛松松垮垮的穿着道袍,正将白鹤给堵在墙上,伸手勾着白鹤的下巴,一脸的邪笑,不知在说些什么。

白鹤的表情几乎要哭了。

我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咳嗽一声提醒谭刃。

谭刃斜斜的看了我一眼,压根儿不为所动,对白鹤道:“走,师兄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儿。”

白鹤语带颤音,道:“师、师兄,我不想去玩儿,我是来找小师弟的。”

谭刃挑了挑眉,完全当我是空气,说道:“那小子无趣的很,找他干嘛,师兄给你变魔术。”

白鹤求救的眼神越过谭刃看向我,我立马上前,将白鹤拯救了出来,道:“白鹤,别理他,你找我什么事?”

白鹤松了口气,立即远离谭刃,道:“好消息,真道盟那边传来喜讯,玄金石现身了,龙组已经展开部署,这次万无一失。”

这确实算是好消息了,如此一来我们也解脱,用不着离开祖师爷的道场了。我松了口气,想了想,看着一边颇为不爽的谭刃,道:“我打算明天回深圳。”

白鹤愣了一下,道:“为什么?”

“禁地的事情现在交给龙组,不管能不能解决,都不是我们能干涉的了。白鹤,我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这里很好,但我六根不净。”

白鹤并没有多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我接着道:“到时候我会把老板带走的,你放心。”

谭刃不乐意了,双手环胸,眯着眼语气不善,道:“我就在霜降峰,哪儿也不去。”

我道:“之前你要去什么地方我不管,但现在你必须跟我走。”

谭刃不满道:“理由?”

我道:“防止你犯罪。”

谭刃哈哈大笑,道:“我要犯罪你能阻止?”

我道:“别忘了你是我的炼尸。”

谭刃脸色顿时就黑了,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转身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我并不想说这句话,但我心里竟然有种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念头。

眼前这个谭刃,就像一个入侵者,他将真正的谭刃赶走了,自己驻入了这具驱壳里。

我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正确的,但却控制不住。

...

...

上海六一医院具体地址
石阡县人民医院
江苏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西安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石家庄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
  • 游泳
  • 法甲
百思买拟2012财年新设近50家五星电器好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