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暗影猎手 章三百零三:斩火(三)

2020-01-17 00:3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暗影猎手 章三百零三:斩火(三)

辛武高速移动的身影带起的尘土大雾快速升腾,蜿蜒成一条道路!

火主知道,辛武又来了。

他不甘地愤怒大吼,脚下的大地纷纷裂开,身体的表皮也纷纷裂开,火焰混着血液形成一柄赤金色的长剑。

长剑灼热如太阳,暴露在空气中发出嗤啦嗤啦的声响。

他以精血祭剑,以本命之火凝剑,企图做最后一搏。

他引以为傲的的火焰对辛武完全没用,肉体也因为刚才的裂解变得孱弱无力,所以他将所有的希望赌在了这柄剑上。

辛武从尘土中飞出,高高跃起,右手握住的天爆源星极速甩出!

火主目不转睛地望着那颗漆黑、高速、扭曲了周围空间的天爆源星,精准直刺,如同木棍串葫芦般将天爆源星窜了起来,并且在其将要爆炸的瞬间,将其融成了一滩液体。

辛武收住了猛攻的势头,站在火主的身前,饶有兴趣地望着火主手中的那柄剑。

“好剑!”他忍不住赞叹,眼中甚至涌现出一丝贪婪。

火主同样并未着急动手,握剑的手一片红肿,掌心更是发出焦味。

“极炎冰界曾经出现一块寒铁,这块铁也曾沐浴过神气,后来被我得到并且打造成了这柄剑。

我不如心眼,火焰不如他的岩浆,自然也没有那种能够融解一切的恐怖高温,心眼的岩浆能够融化你领域中的那些粒子,但我若多付出些代价,以精血灵魂、本命火焰锤炼此剑,想必也能达到那种效果。”

“放心,即使修行过锻体,我的身体也是不如天爆源星坚硬的。”辛武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把剑一定能砍死我。”

“被你这样嬉笑着安慰,真是让我感觉丢脸啊!”火主摇了摇头,火剑发出凄厉的长鸣,灼热的气浪如涟漪般将辛武震退几丈。

“剑有名没?”辛武认真询问,源力顺着畅通的筋脉流入每一个细胞。

“血莲冥火!”火主脚步微转,地面爆碎,血莲冥火剑喷出出一片火幕,剑身隐于其中,伺机待发。

辛武直接跳出火幕,拉长距离,微型天爆源星一颗接一颗地射出。

“叮叮”“铛铛”火主提剑格挡,出剑直刺,携剑劈开,握剑拍打,四颗微型天爆源星碰到剑身就被上面灼热的火焰消融。

辛武跑动起来,一个侧滚,抓起一把沙子扔向火主。

火主冷哼一声,一剑划破地面,挑起一块巨石,挡住辛武下三滥的伎俩。

巨石爆射,如猛虎般扑向辛武,辛武一脚将其踢飞,血莲冥火却在此刻杀到,破穿巨石,直扫辛武面门。

辛武不得不承认,如果他没有皮感领域,很可能会被这一剑扫中,因为火主阴险地收敛了血莲冥火的灼热气息,让人第一时间很难察觉。

但他早就能够通过周围气流的改变速率来掌控战局,所以他提前避开了这一剑,身体向后倒下,顺势在冰面滑行,主动接近火主。

火主对这一剑的落空有些诧异,他知道少年的眼睛能在大雾之中视雾,但没理由能够穿透如此厚的巨石。

他目光微愕地盯着已经钻至他胯下的少年,尾巴猛然甩下。

辛武伸手握住火主的尾巴,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反身将火主摔到了地上,猛力一脚踩在火主的心脏上,此时,血莲冥火却倒转飞回,扑面而来的恐怖灼热气浪迅猛地贯入辛武的眼睛。

辛武下意识地踢飞火主,右手迅速地挡住眼睛前方,刹那时间,右手的皮肤已经彻底烫伤甚至烧灭,露出粉嫩血红的烂肉。

右手一挥,甩掉黏在皮肤上的血液再次接近刚刚站稳的火主。

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在空间节点里修复身体的时候,疼痛要比这强烈许多,所以他能凭借意志硬抗这烫伤。

但火主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很少见到辛武这样能够无视疼痛,能够不顾性命战斗的人。

他只来得及刚刚扬起血莲冥火,辛武的左拳就落在了他握剑的手骨上。

又是一拳,火主手骨再碎!

爆碎,爆成一团血浆!

火主瞪大双目,惊惧的他是一只被逼急了的狗,恢复野兽的本性,露出尖牙直接咬向辛武的肩膀。

辛武看着那硕大的血口向自己笼罩而来,从容地摆拳,轰掉火主半个下颚。

无论是意识、反应、力量还是速度,火主都不如他,又怎么可能咬的到他?

“辛武,后面!”宁淅雨担忧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火主的巨口没有咬到辛武,但口腔里的灼热与强大身影压下带来的阴影稍微延缓了一瞬辛武的感知,而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的尾巴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血莲冥火,斜劈刺下。

血莲冥火泛着炽热的红光,如一柄印着霞光的名刀,砍向一根单薄的竹子。

辛武就是那根竹子!

火主痴往的眼神里泛着神采,一声兴奋明亮的嚎叫在喉咙内孕育,斩杀强敌的快感令他飘飘欲仙。

这个折磨了他,压制了他,侮辱了他的少年会伴随着这一剑的落下而灰飞烟灭。

他这样想着,直到他无意中看了一眼少年的眼神,澄澈,宁静,锋锐,自信,没有一丝慌乱和惊恐。

他的兴奋刚刚萌生,却在顷刻间被愤怒和震惊所代替。

血莲冥火斩空了!

少年闪躲的过程发生的极其迅速,极其微妙,火主只感觉名刀在砍向竹子的瞬间,有一阵诡异的风吹弯了翠竹,让刀从竹子的上空掠过。

辛武在移动闪避已经来不及躲开血莲冥火的斩击时,本能地催动了双骨中的柔骨,骨骼在瞬间变成了绵软的云层,失去了骨骼支撑的肉体也在顷刻间倒了下去,就像雪人消融,气球干瘪。

他被斩击带出的劲风吹出去几丈之远,然后又迅速瞬间硬化骨骼,恢复成铁骨铮铮的少年。

骨酥源灵,可软可硬!

骨感觉醒的他脑袋都可以旋转三百六十度,改变体型这种事当然也是轻而易举。

“你……你这也算人?”火主听见自己牙齿颤抖的声音,语气中更是带上了一些哭音。

他真的要绝望了,一个人能够像棉花一样能够压榨收缩,轻微地变胖变瘦,简直太不可理喻。

辛武故技重施,趁着火主惊讶的瞬间再次突进。

他如豹子般直线前进,在最短时间内靠近火主的腹部,指尖一颗微型天爆源星如匕首般直插火主心脏。

“同样的招式本王不会再上当。”火主的头发火焰缭绕,充满憎恨的脸庞格外狰狞。

他已经因为震惊耽误反应时间吃过亏,怎么可能再中这种拙劣伎俩。

火主往后一退,血莲冥火插入地面,地底涌出灼热的火焰形成火圈,但辛武的速度太过恐怖,竟在火圈形成的前一刻进入了离火主只有三丈的地方。

如流星,如闪电,如阳光,少年的速度快到只能联想到最快的物质,只能模糊地看到某个身影一闪而过,或者错觉地感到身边似有阵风吹过。

单手刺入火主的心脏,微型天爆源星在其体内旋转,搅动,像一阵龙卷风。

火主望着自己被刺穿的身体,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染血的平静少年。

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体内的异常让他失去了战斗的勇气,那种五脏六腑乃至血液筋脉被高速旋转牵引的感觉让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生死只在少年的一念之间。

“没理由的,即使我认定你会被我特意营造的那一剑给砍死,我也曾有考虑你活下来后的攻击,所以提前做了准备的。”

火主发出沙哑难听的断续笑声,血红的眼球剧烈地抖动,不知是因为震惊还是畏惧。

“你都知道同样的攻击不可能命中你,我又怎么可能使用同样的招式?”

“可你都是在第一时间进行的反击!”

“你没看出哪里不同?”

“速度,速度太快了。”火主尖叫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微退,腑脏的绞痛却让他瞬间稳住了身形。

辛武点了点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锻体之后的八门遁甲能达到这样恐怖的速度。”

“既然有这种招式,为什么一开始不施展,你故意玩我?”火主再次感到受尽侮辱,身上的鳞片冒出炙热的火焰,如万千被锤炼过的匕首。

辛武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败下阵:“并非如此,这种招式和我的领域一样,副作用很大。”

八门遁甲和自由深渊有些类似,使用过后必然会进入相对疲劳的阶段,墓宫还在,心眼还在,那些闻到辛武血液气息的凶兽魔兽也在源源不断地赶来。

所以危险,绝不仅仅只有火主!

正如他最初的认知一样,与火主一战,必然是死斗,但他的死斗绝对不止和火主一战。

所以他想留着那些杀招,那些后手,但战斗至今,他清楚明白:火主并不能如自己预料期望般地被杀死。

火主,比他想象的要更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怎么样
阆中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成都哪家好
昆明白癜风
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